太阳星辰 2019-06-23 17:26:20

我们在左的道路上越走越远
明哥在路上

美国地名“崇中媚外”,伤害了他们的“民族感情”吗?

第一章:


一夜之间,很多居民小区的名字“崇洋媚外”了,业主们伤害了国人的“民族感情”了。


所以,他们的“家”要成为历史了。


近来,海南、陕西、河北、广东等地开展清理整治不规范地名工作,对居民区、大型建筑物和道路、街巷等地名中存在的“大、洋、怪、重”等不规范地名,进行规范化、标准化处理。


比如说,陕西省西安市的151个小区,就被要求整改名称:


6号大院(怪异难懂)、

紫薇苑欧洲世家小区(崇洋媚外)、

皇家园林小区(封建色彩)、

金业观湖大第小区(怪异难懂、故弄玄虚)、

英皇之都小区(崇洋媚外)、

新福兴纽约城小区(崇洋媚外)。


某海岛省份的民政厅的一位工作人员也说了:


—— 中国有几千年的文化,在中国的领土上叫这些洋地名合适不?这不是伤民族感情吗?在外国干嘛不叫中国的地名啊?!


中华文字真是博大精深,随随便便用几个文字,就能占据情感和道德的制高点。


这顶帽子一扣,有意见的业主们,也不敢说话了。毕竟,在民族大义面前,不是每个人都有充分的思辨能力,识别出来哪些人是在“举着红旗反红旗”的。


明哥先不讲,已经备案过的地名和小区名,相关产权方和业主们的基本权益能不能依法受到保护,也不说改动名字后整个社会要承担多大的成本;


我们就来看看美国人民,是如何“崇中媚外”,是如何不顾及自己国家的“民族感情”的。


mam0nhz88cit8vvmohw1kvl0yda3yqr1.jpg!pos

(纽约唐人街。图源:@末梢和神经)


第二章:


明哥前几年创办了这个旅游网站:青驿网,要收集全世界知名的旅行地信息入库。这不查不知道,一查吓一跳。


美国很多郡县、城镇的名字是英文Canton,实际上就对应着中国的“广州”的古旧英文。只是为了避免歧义,国人再将美国的 Canton 地点翻译回中文的时候,改为了:坎顿。


比如说,有1个人口接近万人的城镇,位于纽约州北部、靠近圣劳伦斯河。该镇的历史很悠久,建于1805年,就是以清朝末年世界贸易热潮的城市广州命名的。


zvdseatal2etw4n855rxhcsultc1sib1.jpg!pos


但是更早以“广州”来命名地名和河流的,却是在麻省的诺福克郡(Norfolk)。当地的居民,从来没去过地球另一面、太平洋彼岸的清朝广州,却从来往的游客和商船的耳中听闻了 Canton 这个词语,便把原来的名字 Stoughton 改为了 Canton。光改了郡县的名字还不够,居民们还把流经郡县中心的一条河流,改为了 Canton River。


那美国总共有多少郡县、城镇的名字,对应着中国文化里面的“广州”呢?不完全统计,至少有29个,遍布了25个大州。


除了“广州”,美国的地名中,有没有可能有我天朝上国的帝都名字呢?我很为自己这个大胆的设想,竖了个大拇指。


“北京”(“北平”)在民国之前采用了韦氏拼音,对应的英文是Peking 。于是,明哥登录了美国地理名称委员会(The U.S. Board on Geographic Names, BGN)网站,输入了 Peking,赫然发现,从历史上到今天,美利坚的国土上,用过和仍然在用 Peking 做名字的市、郡县、城镇、河流、矿山,至少有20个。即使只考虑目前依然在用 Peking 命名的居民聚集的地点,比如说“北京市”、“北京镇”、“北京村”,也有15个以上。


美利坚的土地上,最知名的、人口最多的“北京市”,位于伊利诺伊州。很多人不了解过去数百年的历史,更不知道这个市名字的由来,因此,在2010年12月,伊利诺伊州“北京市”的《北京日报》(Pekin Daily Times)还专门刊文溯源名字的由来。


和“广州”类似,美国人民用“北京”来为地点命名,多数都在十九世纪初期到中后期,虽然那个破烂的清朝已经千疮百孔了,但是一点没有妨碍当时处于开疆拓土上升期的美国人民,拿过来命名自己的家园。


美国人民不仅“崇中”,还“媚外”。


3vhdk2mjqoiql3drkhtr8t9soybhtmu6.jpg!pos

(纽约。图源:@末梢和神经)


他们为了图省事,都懒得去为自己的家园创造新的名字,干脆直接从自己的祖上(欧洲)那里,找到一个地名,前面加上一个 New、San 就了事了:


纽约:New York;

新奥尔良:New Orleans;

新泽西:New Jersey。


如果只是借用曾经阔过的祖上的地名,那也就算了,他们连南部的穷国家名字也拿过来命名自己的城市,内心里都没有高低穷富的概念:


新墨西哥:New Mexico。


说好的文化自信呢?说好的民族情感呢?


这美帝国主义的人民,怎么一点都不顾全大局呢?


第三章:


难道,明哥是觉得美国人民“崇中媚外”了,咱们中国居民“崇洋媚外”就有道理了?


当然不是。


而是我们觉得,民族情感没有那么脆弱,文化没必要那么狭隘,为地理命名,尊重已有历史,尊重固有习俗,顺其自然就好。


如果强行一刀切了,马云的“阿里巴巴”必须改成“阿凡提”,华为在东莞松山湖的“欧洲小镇”,必须改成“通州小镇”?


更加不要说,随意改名的背后,涉及到法律流程和社会成本的重大问题。


比如说,开发商建楼盘的时候,已经将名字上报,得到核准了,有些可能纳入到《商标法》的保护范围,有些成为楼盘和业主商誉的一部分,是严格受到法律保护的。而这次大整治的行动,源于几部委联合下发的:《关于进一步清理整治不规范地名的通知》。


根据我国立法规定,《商标法》是上位法,法律地位高于地方、部委的行政通知。


再严肃地说,改名不是说把小区门口的字铲了,换上新名字就结束了,这后面涉及到非常繁复的社会动员过程。


例如,房产证、身份证、城市地图、手机导航地图、交通路牌、工商登记等名目繁多的证件,一一做出修改,不说浪费的时间,光是成本和费用,就得数百亿元之巨,这些应该由谁来买单呢?


不会只有开发商、居民们吧?


一个人,或者社会,越是缺什么,刻意去追求什么,就说明骨子里越缺乏什么。


等到哪一天,我们从来不从历史中去审阅国民的文化自信的时候,我们才算有了自信;


等到哪一天,我们从来不需要从表面功夫来评判民族情感的时候,我们的情感才算成熟。

2019-06-22 18:18:38 相关讨论(10)

全部评论(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