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心飞扬 2018-03-11 21:38:57

沱江与一位文人

因为追寻一位文人,我来到湘西凤凰,在一个秋风萧萧的薄暮时分。


沱江与一位文人-沈从文故居,凤凰,湘西

沱江与一位文人-沈从文故居,凤凰,湘西

沱江与一位文人-沈从文故居,凤凰,湘西

沱江与一位文人-沈从文故居,凤凰,湘西


沱江是温柔的,娴静的。秋风把平静的江水,激起一个个银色的圆圈,一直地扩展到江两岸堤坝下面的水草里,于是,浸在水里的水草,也闪闪跳跳地晃动起来。


远处南华山麓,层峰累累,隐隐绰绰。山峰则林木繁密,阳光透过江水反照山林的郁郁葱葱,从大石上边垂下来几条葛藤,绿叶间挂着一串串紫花。这是沈从文的凤凰吗?我有些疑惑。沈从文的凤凰,在几千里外,我的书橱里。那里山深林密,盛行赶尸放蛊,一出出神奇的爱恨情仇不尽地上演。沱江无声的流动着,几艘摇橹的木船吱呀吱呀地从身边过去,身下,有几位女人在江边捣衣,杵声在江上回荡,显得更加清寂。


沉呤之间,已是晚霞满天,红色,黄色,金色,紫色,蓝色,就连堤上的垂柳,也被镶上一道金红色的光亮的边。江堤上站着一个人,从容而平静,似乎在观赏静悠悠的江面上绚丽多彩的霞光倒影,又似乎被美好的夕阳所吸引,闲适地伫望着远方。


沱江与一位文人-沈从文故居,凤凰,湘西

沱江与一位文人-沈从文故居,凤凰,湘西

沱江与一位文人-沈从文故居,凤凰,湘西

沱江与一位文人-沈从文故居,凤凰,湘西

沱江与一位文人-沈从文故居,凤凰,湘西

沱江与一位文人-沈从文故居,凤凰,湘西

沱江与一位文人-沈从文故居,凤凰,湘西

这是我幻想中的沈从文吗?这个从旧军营里走出来的文人。这里是一个苗民聚居的地方,自古以来,苗族就以骠悍和尚武而着称,三百八十余里南方长城绕山跨涧,曲折蜿蜒,沿途建有千余座用于屯兵御用的汛堡、屯卡、哨台、碉堡、炮台、关厢、关门及无数用石块垒成的兵房,清政府以前凤凰是一个军事驻地而存在的。我不知道,在这个盛产武人的地方,如何会产生一位旷世文人。


深秋的傍晚,给人一种说不出的静美之感。山谷中的岚风带着浓重的凉意,站在江上面的跳岩上,顺着河水往下望去,几百米远的地方就是虹桥了,只是天色已暗,景物变得朦胧的……隔江望去,对岸山峰的阴影越来越浓,渐渐和夜色混成一体。站在跳岩上往前望:吊脚楼被红红的灯笼映照得异常美丽,而对面的酒吧,喧嚣的歌声混着五颜六色的灯光射到沱江上面,消失在夜空之中。听着沱江的流水声,看着一对对的情侣放下的一个个的许愿船,不禁想起沈从文小说中的人物来……


沱江与一位文人-沈从文故居,凤凰,湘西


晚间,披着星光,从跳岩上过沱江,沿着河水是一条石板路,踏着星光,我们朝虹桥方向漫步而行。一勾弯月,正落江心。沱江笼上了一层白蒙蒙的月色,晃荡着细碎的银光。两岸的吊脚楼投下的倒影,则是影影绰绰。我们的视野也朦胧而开阔了,江上的归帆,小舟,以至舟上挥桡荡桨的人儿,都成剪影。

这令我感到仿佛回到沈从文小说中的意境。折入一条僻静、狭窄的小巷子。由于年代久远,小巷已显出几分憔悴:青苔斑驳的围墙,灰暗破旧的门扉,凹凸不平的石块路,图案模糊的石碑坊……偶尔几枝斜逸墙外的素白的花朵,则给小巷添上几分活气,几分典雅。那茂密的枝叶披在高矮相间的屋顶上,不见星光,行人也极少。在一两处高墙里,深院中,有褪了色的雕梁画栋。翘翘的飞檐,挂着一两个青绿色的风铃,惶惑之中,彷佛走出少年的沈从文……


沱江与一位文人-沈从文故居,凤凰,湘西

沱江与一位文人-沈从文故居,凤凰,湘西

沱江与一位文人-沈从文故居,凤凰,湘西

沱江与一位文人-沈从文故居,凤凰,湘西

沱江与一位文人-沈从文故居,凤凰,湘西


沈从文先生出生于上世纪初凤凰城里的一个尚武人家,其祖父曾在贵州从事军务,官职不低,但到他父亲时,已家道中落,父亲是一位并不成功的军人。先生孩提时生过一场大病,从此身体非常瘦弱,在父亲眼里不可能博得马上功名,无奈只能学文。先生自认为自小顽劣,小学毕业就辍学,便去当地的驻军投军,做了一名马夫。空余时间看书写作,一段时间之后,竟成为湘西王陈士渠的第一秘书,但是经过抉择之后,先生决定弃武从文。怀揣仅有的十五块大洋,独自一个人,离开家乡,到北京靠卖文为生,从此远离沱江的潮起潮落。


步入~沈从文故居(Former Residence of Shen)~,已经是第二天上午,红霞,云彩,炊烟,袅袅的浮在晴空,环绕着氤氲的沱江波光,伸展着这座古城。


沈从文故居位于南中营街,是一座典型的南方四合古院。阳光正照进古院正中红石方石板铺成的小天井,天井四周为砖木结构的古屋,正屋三间,厢房四间,共十余间。房屋平朴,虽无雕龙画凤,但显得小巧别致,古色古香。特别是雕花的木窗带有湘西特色,进入右边一室,瞻仰沈从文生平的照片,走进二室,领略沈从文书稿手迹,左边厢房陈列各种版本的从文著作,正屋中堂挂着沈从文的素描画像。左边房是卧室,是沈从文出生的地方。右边房陈列着大理石桌面的书桌等物。沈从文先生远离家乡,流落北京的生活极为艰难,经常一天只吃一顿饭,而一顿饭只吃一个馒头,一位比他略好一点的落魄文人,给先生几块大洋和一条忠告,这条忠告是,放弃从文的道路,在当时中国,文人的境遇是可悲的。但先生没有放弃,在同乡熊希龄的帮助下,先是做了一名图书管理员,先生读了大量的书籍,他一边工作一边坚持向一些报社杂志投稿。通过不懈的努力,他的乡土文学作品取得了极大的成功,在徐志摩、胡适、鲁迅兄弟、郭沫若、冰心等文坛巨星的交相辉映中,先生成为中国文坛的一颗闪亮的新星。


但先生的根始终在沱江,先生的代表作有中篇小说《边城》、自传体散文《湘行漫记》。用大量的笔墨描写了沱江两岸神奇、美丽的故事,描写了神秘纯朴湘西风情。



沱江与一位文人-沈从文故居,凤凰,湘西

沱江与一位文人-沈从文故居,凤凰,湘西


出了沈从文故居,我们便上了游船。船夫摇着橹,缓缓向虹桥方向行驶,风一阵一阵地轻拂起来了。平静的江面开始折叠起密密麻麻的鱼鳞皱,接着鱼鳞皱逐渐逐渐在扩大,在合并,激起一簇又簇细浪,水珠儿像碎玉般地在江面上撒落。坐在船上,环顾沱江之畔,群山环抱,两边的古建筑各抱地势,鳞次栉比,古老的城墙蜿蜒曲折,叠翠的南华山麓倒映江心。鸥鸟,这时也鼓动着翅膀,引吭啼鸣,腾空飞翔。

一座座吊脚楼与我们的小船擦肩而过,湘西苗家吊脚楼,飞檐翘角,三面有走廊,悬出木质栏干,栏干上雕有万字格、喜字格、亚字格等象征吉祥如意的图案。悬柱有八棱形和四方形,下垂底端常雕绣球和金瓜等各种装饰。吊脚楼结构一般为两层:上层为居室或待客;下层作贮藏粮食或存放杂物之用,旧时还饲养牲口。上层室外为走廊,多为妇女女红劳作。


沱江与一位文人-沈从文故居,凤凰,湘西


因为沈从文的小说,我对这些吊脚楼已经十分熟识。吊脚楼里的那些女人还在吗?那些女人是有着豪侠的心肠和温热的胸脯的。那些在沱江上奔波的粗犷的汉子,是需要甘洌的米酒和缠绵的情话慰藉的。


但是历史如何来慰藉一个命运坎坷的文人。由于政治的原因,沈从文屡遭打击,文革时期,先生的境遇更加不堪,曾经两次自杀。然而,文人的沈从文毕竟是坚韧的。中国的文人,外表尽管柔弱,但内心往往刚强。他们有的宁折不弯,以死抗争;有的韬光隐晦,壮心不改;有的忍辱负重,成就事业。沈从文尤是,被剥夺从事文学创作权利的他,改而专门研究中国服饰变革,经过十几年不懈的努力,他的作品-《中国服饰史》,填补了我国在这一方面的空白。


游船过了虹桥,不远处城墙壁立,我弃舟上了虹桥,伫立桥头,凝望岸畔那一列玲珑的黛瓦、白墙、朱廊。而一声声拍击江岸的微波,使舟轻如羽,水柔如不胜浆,岸上四围的花木,绿、红、黄、白,一丛一丛的倒影到水中来,覆盖了一江秋水。我感到,沱江是阴柔的女性的,艳冶而不失清纯,温婉而内含野性……在古城的街头漫步。那条青石板铺砌的长街,古老、狭窄。这些深院的外面有高高的风火墙,门楣上有雕花砖刻,三面转楼围着一个井筒似的又深又暗的天井,方砖墁地。这些庄严、阴暗、封闭式的老屋,和近年来兴建的宽敞、明亮、开放式的新楼,比肩而立。


沱江与一位文人-沈从文故居,凤凰,湘西


走过油漆斑驳的小吊楼。街上人如云集,熙熙攘攘。与其它的古城一样,已经被完全商业化了。街道两边,摆满了各种各样的蔬菜,干鲜果品,日用百货。最耀眼的是各式各色的服装,还有卖姜糖、猕猴桃、蜡染、银器等等,卖吃喝的小贩还发出一声声欢乐而悠扬的吆喝……这样繁荣祥和的场景,先生曾经身历目睹过吗?


与友人寻了一处茶楼坐下,茶楼的建筑古朴雅致,一大半临沱江,一小半倚着岸边。地板和河面留着一个涨落潮的落差位。沐一脉秋风,凭栏品茗,还在想着这个问题:先生晚年,回来过吗?


一位文弱的青年,从被城墙包围着的边城走出,来到外面的世界,一生历经磨难,人生的成就与命运的多舛始终相伴,从一位文学青年成为一位巨匠的过程,几乎是一生身处炼狱的过程。我很想知道,当他回到沱江身边时,有多少人生悲欢、岁月感慨、多少身心伤痕、生命感悟,向故乡倾诉……沱江能否告诉我?沱江只是静静地流着,秋天,江水是湍急清浅的,它流动的时候,只有一点点细碎的声音。这声音叫人伤感,不由得想走下去,捧着一掬江水,润润心灵的干渴,洗洗路途的疲惫……


离远的时候,才想起回首挥别:淡淡秋阳下,树木扶疏中,那曾经属于沈从文的涟影波光。


沱江与一位文人-沈从文故居,凤凰,湘西

沱江与一位文人-沈从文故居,凤凰,湘西

沱江与一位文人-沈从文故居,凤凰,湘西

沱江与一位文人-沈从文故居,凤凰,湘西

沱江与一位文人-沈从文故居,凤凰,湘西

沱江与一位文人-沈从文故居,凤凰,湘西

沱江与一位文人-沈从文故居,凤凰,湘西

沱江与一位文人-沈从文故居,凤凰,湘西

沱江与一位文人-沈从文故居,凤凰,湘西

沱江与一位文人-沈从文故居,凤凰,湘西

沱江与一位文人-沈从文故居,凤凰,湘西

沱江与一位文人-沈从文故居,凤凰,湘西

沱江与一位文人-沈从文故居,凤凰,湘西

沱江与一位文人-沈从文故居,凤凰,湘西

沱江与一位文人-沈从文故居,凤凰,湘西

沱江与一位文人-沈从文故居,凤凰,湘西

沱江与一位文人-沈从文故居,凤凰,湘西

沱江与一位文人-沈从文故居,凤凰,湘西

沱江与一位文人-沈从文故居,凤凰,湘西

沱江与一位文人-沈从文故居,凤凰,湘西

全部评论(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