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在南国,夏的尾巴还在招摇,北国却已是深秋。大兴安岭深处的童话梦境——呼中,正迎来一年中最绚烂的时节。 驴友们有一句口头禅,“兴安环线、呼中必看”。意思就是说,没到过呼中,大兴安岭算是白走了。 地处大兴安岭之巅的呼中,年平均气温零下4.3度,历史最低气温达零下53.2度,是我国...

  • 这一天,为了缓解藏北原生态的摧残,我和驿友小Z制定了一套轻松愉快(丧心病狂)的行程。睡到自然醒是常规操作,收拾妥当后去八廓街吃【汉堡王】,我发誓这是我吃过最好吃的一顿汉堡王,毕竟跟煮不熟的藏面比起来,汉堡王简直要吃得我眼泪掉下来!这才几天,皮带就缩了两个孔,再瘦下去怕是要系不住

  • 8/26 Day3 宿:班戈县 (途径当穹措,藏羚羊保护区,藏野驴路段,尼玛县,达则措,色林措) 上次老板带队时无人机掉进了当穹措,于是在青山碧水蓝天白云的见证下,打捞无人机大队展开了救援行动。 当穹措如一块通透的翡翠,湖水清澈碧绿,却是浓度极高的咸水湖,为下潜打捞工作带来了巨大难度。途遇老

  • 有同行的小伙伴说,到了藏北,就连路边一个水坑都是美的。我本觉得有些夸大其词,不过当我到了那里,才终于体会到藏北高原的魅力。蓝天白云、湖光山色、雪山草原、山谷戈壁......这里可以满足你所有的愿望。 8/24 从今天起,我和小Z舒适的好日子就算过到头儿了。由【途遇】老板带队,一行七人,离开拉萨开始了

  • 第一天:市区 北京南出发-青岛北,可以选择早上7:30的高铁(G177是,票价336元),历时4小时到达青岛北站,由于栈桥及市内景区集中在青岛站附近,所以此次住宿,选择在了青岛站附近的客栈,我们选择的是在青岛市北区市场一路49号的“乐家轩老街里主题客栈(青岛德国风情街店)”,青岛北站距离此...

  • 闲时经常翻看以前的日志,发现自己已经三年没有动过笔了。每次总是安慰自己大概是少了一个人旅行思考的时间,或是不愿意再为赋新词强说愁,其实都是在为懒找借口。我们越来越习惯于15秒的短视频和1分钟一篇的新闻这样高强度的刺激,很难专注去看完一部电影一本书。出于自我反省,我“憋”出了这篇游记。 重庆...

  • 在埃斯佩兰斯的五个日夜,是一段意料之外的休闲时光。习惯了那坐拥无敌海景的半露天餐厅,也习惯了每天笑迎我们回家的百子莲花园;习惯了市中心图书馆的免费wifi,也习惯了麦当劳那毫无性价比的咖啡早餐……

  • “埃斯佩兰斯”的美称,据说始源于18世纪末一艘在此避风的法兰西渡轮;生性浪漫的法国人将这座遗世独立的白沙港湾冠以“希望”之名。这个澳洲最大金矿区唯一的港口城市,实则资源富饶、举足轻重,但偏远的位置与寥寥的人气往往使人不自觉地忽略了这里,反倒留给了小城独居一隅的清秀与宁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