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序章 这个特殊的春天, 似乎它已经来了很久,似乎他又突然就过去了。 似乎我们对他印象深刻,似乎我们又不知道它到底长什么样。 于是,即使汗如雨崩,也去追寻一下他的样子。 故,目的地选择了四季如春的-彩云之南,选择小众的徒步路线,雨崩。 是第一次去徒步,心有忐忑,但跃跃欲试,毕竟雨...

  • 作为一个懒肥废现代化综合智障青年,对于张家界这种级别的高山,一向是敬而远之,以至于馋了正宗湘菜那么多年,也没敢探出我微颤颤的小肥腿 要不是幺妹儿承诺给我准备一个轮(huang)椅(yan),也许这辈子也踩不了这个坑啊,卧槽! 准备事项: 一次性内衣 一次性毛巾 防晒霜 相机 三脚架

  • 第一次到泸沽湖是八年前的深秋,那时天高云淡,湖岸秋叶金黄,大落水码头鸥鸟翻飞,泸沽湖网络正红,成了文青们的最爱,人山人海。八年后的夏天,后疫情时期故地重游,又会是怎样一种情景呢? 以前从丽江到泸沽湖路况不好,开车要一天时间,现在只要4小时了,疫情后,泸沽湖游人很少,门票半价35元。大落水村...

  • 海鸥、江水、蓝天、花朵、草树,可以坐卧又毫不突兀的木椅长凳,巨大的厂房和高耸的塔吊,浦东陆家嘴的摩天楼与影影绰绰的外滩…… 一路上除了这些“老工业建筑”相伴,粉黛乱子草也是一大特色。从 宁国 路码头进入,来到 杨浦 大桥下,这片粉黛乱子草随风摇曳,甚是好看。 这里是 上海 杨浦 滨江——百...

  • “阿姨,这条街怎么走啊? 喏,就这个长长的楼梯爬上去就有路了” (阿姨说的右边上这个楼梯大概有150+阶梯,大概是三层楼半的高度) ---6.12是初遇山城重庆的第二天,这会儿夜里10点多,我和那只猫心里只有睡不够的疲惫感,当然我会更累些。对了,这是和猫的第二次旅行,由原本的漠河之行在疫情...

  • 在饱餐了牧家老奶奶做的沙葱羊肉挂面,又懒洋洋地躺沙发休息了一个中午后,我寻思着天色正好,是时候该启程了。走出屋外刚想通知老朝,却也没发现踪影,还是机灵的帅祥带我找到了正在树荫下帮助男主人一起维修发电机的他。眼见此景,我会心一笑,也不好意思打扰他们,便转身拿出无人机,再补上它在...

  • 驱离空手而归的“庙海子”【苏敏吉林】,我们的陆巡继续寻觅在在瞬息万变的三维坐标系中,等待我们的将是老朝口中”最难的一个坡“——虽然我完全不知道为什么我们非得从这个坡翻过去,就如同我也不知道老朝到底是靠什么物件参考来在沙漠中精确导航的一样。 在沙漠中驾驶越野车,绝对是目前为止我...

  • 不夸张地说,巴丹吉林是中国几大著名沙漠的集大成者:塔克拉玛干的幅员辽阔、古尔班通古特的生机勃勃、库木塔格的曲线柔美、腾格里的静谧祥和,无一不在这座鬼斧神工的自然宝藏里、默默无闻地闪耀着熠熠光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