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粟YISU 2021-02-15 11:11:58

【丙中洛】暴走十二时辰

【序】躺着看风景

去丙中洛的时候还在云南读大学,一到国庆人去校空,疯了似的往大理、丽江扎堆,我不知从哪里翻来丙中洛 这个“人不知鬼不觉”的地方,于是心下狂喜,在9月30号的晚上就翘掉自修课拉着小伙伴一路狂奔到西部客运站,搭上因为国庆人流而增设的一辆去怒江的夜班车,卧铺,二层,靠窗,完美。

【丙中洛】暴走十二时辰-雾里村


第二天是被颠醒的,睁开眼的时候已经到六库了,阳光斜照进车窗里,我用了一分钟享受阳光,一分钟给大脑回档一下今昔何夕,此身何地,接着瞬间掀开被子,坐直身子,几乎将整个脸贴在了窗户上。
当然我还没忘叫上小伙伴,不过他在中间车铺,起来后就一直对着我瞪眼……


【丙中洛】暴走十二时辰-雾里村

因为是国庆期间增设的车子,到六库的时候已经上午九点多了,而且这辆车直接开到 福贡 ,所以我们也不急,在六库客运站停下的空档买了点水果零食,就悠哉悠哉地躺回了卧铺车上。

【丙中洛】暴走十二时辰-雾里村

从六库到 丙中洛 只有一条公路,依山而建、傍江而修,我是何其幸运躺在了靠江的一侧,岸边青山村庄像一幅展不完的画卷,我乐此不彼。
更带劲的是车上的人都是国庆假期回家的 怒江 本地人,一路上拿着家乡话聊天,我虽然听不懂,但那浓重的氛围瞬间就把我拉进去了,很随意,也很 怒江 ,我甚至生出一种本地人的错觉。


【日入】开门见山,万事如意

在 福贡 汽车站包车简直不要太简单粗暴,我们还没反应过来的时候就已经被拉到车上了
“去 丙中洛 的是吧?”
卑微又小心翼翼地点头。
“走”
咦,就上了车。
咦,车就满了。
咦,六十块没有了。
……


车子是一辆面包车,行李和人满满当当,我当时坐在最后一排的最中间,被卑微地挤在大包小包中,司机一路放着最炫民族风,一路把油门踩到底,就这样在山路上风驰电掣,刚开始看的我心惊胆战,后来,也许是两边的包包太温暖,我就睡着了……
醒过来的时候车子上人都在往外走,我还一脸懵逼,恍恍惚惚就跟着下了车,然后就看见了蔚为壮观的 怒江 大湾 。
哦哦,赶紧翻相机。
开门见山,万事如意。

【丙中洛】暴走十二时辰-雾里村

过了 怒江 第一湾还会看到桃花岛,然后就进入 丙中洛 了。

其实到达的 丙中洛 只是一条街,两边都是旅店饭店之类的,到的时候是10月1号晚上,我们找了一家相对便宜的旅店住了下来,双标,150一晚,但是10月2号人就爆满,房间涨到了400一晚。
去旅店收拾好东西,我们出门逛了逛,吃了晚饭,顺便问了一下去重丁的路口。

【丙中洛】暴走十二时辰-雾里村

其实 丙中洛 镇给人的感觉蛮冷清的。破破烂烂的街两边立着不少装修的比较好的酒店,还有一家糜烂的酒吧,带着 丽江 流浪的味道肆意地唱着,就连客运车也是就着一家看上去还勉强不错的酒店停靠。沿着 丙中洛 镇的街道一直走,可以到达飞来寺。一个有信仰的地方。


【辰时】经一场大雾

真是无事不起早,谁能想我也有五点爬起来的时候呢。十月的 云南 还处在夏季的尾 巴里 ,太阳一晒热的人心里发毛,但早上总是清冷的。我几相权衡了一下还是换上了之前准备好的一条白色长裙,心里还惦念着《龙族》里诺诺说的,把自己年轻时最美的照片留着,等到老了跟晚辈说,你看老娘当年,美吧,现在只剩褶子喽。现在看来简直矫情又中二,简称神精病。
这一天我简直将神精病的精神发挥到淋漓尽致,以至于在开头就犯下了严重的错误,那就是一大早的退房。因为不知道要徒步多久,本来打算晚的话就住在秋那桶村,早的话就坐秋那桶回来的公交车,继续住在 丙中洛 。不过理想很丰满,现实很骨感。
【丙中洛】暴走十二时辰-雾里村


六点出发,根据前一天晚上侦查,发现 丙中洛 镇根本没什么好吃的,因为这里居住的多是怒族和藏族居民,于是我们在拐进重丁的公路旁的一家藏族店吃了早点。
想着徒步一天的体力消耗,就要了一壶酥油茶。结果我眼睁睁的看着老板拿着一大块酥油就那么生生的整块的丢尽了铜壶里……
一碗就喝饱了……


【丙中洛】暴走十二时辰-雾里村


【丙中洛】暴走十二时辰-雾里村



【丙中洛】暴走十二时辰-雾里村

【丙中洛】暴走十二时辰-雾里村

【丙中洛】暴走十二时辰-雾里村

【丙中洛】暴走十二时辰-雾里村

︎我总觉的浓雾中的 丙中洛 给人一种清冷的熟悉感,像周杰伦的《稻香》,也像谢允口中的“经一场大梦,梦中见满眼山花如匪,如见故人,喜不自胜。”

直到后来,我在雾里村旁的一条小溪边看到一个老奶奶在给孙女砸核桃,我才知道,这是一种土地情结,扎在人心底,因为 丙中洛 的质朴,像极了人之初的样子。
当真是如见故人,喜不自胜。


【丙中洛】暴走十二时辰-雾里村

【丙中洛】暴走十二时辰-雾里村

︎喜欢这条路,一面黄,一面绿,似乎走在两个季节,尽头是爱丽丝的仙境,有巫婆或者仙女。

【丙中洛】暴走十二时辰-雾里村

【丙中洛】暴走十二时辰-雾里村

︎大约早上十点多钟的时候雾就开始散了。有雾的时候看山是神山,田是仙境,水是……水根本看不见,雾一旦开始消散便如看美人揭面纱,隐约见些真容,又瞧不全,急挠挠地抓人心肺,但待看的清了,也会觉的美人便是美人,但也只是美人了。


【隅中】路过阳光

【丙中洛】暴走十二时辰-雾里村

【丙中洛】暴走十二时辰-雾里村

【丙中洛】暴走十二时辰-雾里村

︎看到一对兄弟牵着一条大狗走下来,妈妈跟在后面,弟弟不开心了哥哥在安慰弟弟。这是我在 丙中洛 最喜欢的一张照片,温馨的像那一粒粒饱满的稻穗,扎根到人心里。虽然抓拍的有点急,跑焦了,但我还是喜欢

【丙中洛】暴走十二时辰-雾里村

【丙中洛】暴走十二时辰-雾里村


【日中】高山仰止

【丙中洛】暴走十二时辰-雾里村

︎ 怒江 位于碧罗雪山和梅里雪山之间,雾气开始消散的时候,两侧的高山便显现了出来。
开始时,山不全漏,总有云雾缭绕,犹抱琵琶半遮面,总觉有仙人修行于此。
到日中时分,云消雾散,山体全显,我们也恰好到了石门关。


【丙中洛】暴走十二时辰-雾里村

【丙中洛】暴走十二时辰-雾里村

︎据说石门关是 丙中洛 入藏的北大门,本段茶马古道的开始。此处两岸山峰急收,江水湍湍,并且山峰陡峭,几乎与地面垂直,人行其间,不仅觉高山巍峨,更有风呼啸其中,当真当得起险绝二字。当地人称石门关为“纳依强”,意思就是“神仙也难通过的关口”。

【丙中洛】暴走十二时辰-雾里村

︎我到达石门关的时候日头已经很高了,但呼啸而来的风还是让我禁不住打了个哆嗦,赶紧从包里把外套拿出来套上。
当时走在石门关的路上,只觉得除了冷也没什么特别的感受,毕竟高山比比皆是,在交通便利的今天真是见怪不怪了。但是想象一下,若是没有脚下这条路,两岸高山甚至都没有给人一个落脚的地方,以前拉着茶叶入藏的马帮又当如何过关呢?
原来 怒江 水落潮的时候会在悬崖下留下一片沙滩,这便是过关的唯一契机,一旦涨潮,江水便会将沙滩淹没,此时的石门关便是真的“纳依强”了。


【丙中洛】暴走十二时辰-雾里村

︎说起茶马古道,就不得不说雾里村口这一段了,因为它是在山侧直直凿出来的。从对面看过去,就像一条蜿蜒于山侧的卧龙。
茶马古道在 中国 有很多条,而 云南 的茶马古道又叫滇藏茶马古道,主要是将 普洱 、 思茅 等地的茶叶运往 西藏 ,换取马匹,如此,传统上的滇藏茶马古道并不经过 怒江 ,而是经过 大理 、 丽江 、 迪庆 入藏,这段路更好走,也更为人所熟知。
但话又说回来,有人的地方就有贸易,沿着 怒江 大峡谷,一路北上,到达 丙中洛 ,走一条现在爆火的丙察察入藏路线,或者拐向 缅甸 、 印度 ,便又是一条茶马古道。

【丙中洛】暴走十二时辰-雾里村

︎这段茶马古道给人最大的感觉就是犬牙交错。走在其中宛如走在一个巨大怪兽的獠牙之间。
两千年前李冰父子开凿 都江堰 的时候需要凿穿玉垒山,但因为山石坚硬,工程进度很慢。于是李冰听取民工的建议,先在岩石上开些沟槽,放上柴草,点火燃烧,再往烧热的岩石上浇水,岩石终于开裂。接着就用铁钎凿向微微开裂的岩石,这样就加快了开凿速度,终于把玉垒山开出了一个20多米的口子。
而傈僳族人开凿这段茶马古道也是用的这个方法,但又岂止20米。

【丙中洛】暴走十二时辰-雾里村


【日昳】雾里看村

石门关到茶马古道还需要走一段路,过了石门关后阴风消散,太阳也完全露出来了,不少人家开始生火做饭,又是一阵烟雾缭绕,看的人心里暖烘烘的,欢喜得很。


【丙中洛】暴走十二时辰-雾里村

︎远远的看到远处有一个很好看的村子,瞬间斗志满满,撒丫子往前冲,结果山回路转,雾里村又不见了,待到柳暗花明,又是一番山路了。

【丙中洛】暴走十二时辰-雾里村

【丙中洛】暴走十二时辰-雾里村

︎雾里也叫翁里、伍里,我到时候已经下午一两点了,还有不少人家炊烟袅袅,到真有些雾里看村的韵味。沿着公路一直走会看到雾里村的全貌,不多久就会看到两座桥,一座已经废,另一座上游人往往,过去之后便是上一段提到的茶马古道,穿过犬牙交错的山体,雾里村就到了。

【丙中洛】暴走十二时辰-雾里村

【丙中洛】暴走十二时辰-雾里村

【丙中洛】暴走十二时辰-雾里村

︎我去的时候雾里村给我最大的感觉就是岁月静安,与世隔绝。那时候大部分游客只在村口转转就走了,很少有人往村子里走,我觉得雾里村很对我的胃口,就里面逛了两个多小时(其实是迷路了:()
雾里村也是我在 丙中洛 徒步过程中最喜欢的一个地方,里面只住了60多户人家,有藏族、怒族也有傈僳族,每户都是木质的吊脚楼,种着庄稼,养着牛羊。玉米挂在楼头,坐落的随意又别致。


【丙中洛】暴走十二时辰-雾里村

【丙中洛】暴走十二时辰-雾里村

【丙中洛】暴走十二时辰-雾里村

【丙中洛】暴走十二时辰-雾里村


【丙中洛】暴走十二时辰-雾里村


【申时】银色沙滩

从雾里村出来后迎接我们的就是大段的上坡路,走到绝望、走到腿断的那种。一路上也有不少小村子,但曾经沧海难为水,我们连举起相机的兴趣都没有了。
再次调动我们兴趣的是一个观景台。发现它的时候我们还在用吼的方式对着不堪入耳的歌,对一个破台子很是不屑。
但实在走的乏了,准备过去歇一歇,谁知靠过去的时候惊奇的发现下面有一片沙滩。
还是银色的。

【丙中洛】暴走十二时辰-雾里村

【丙中洛】暴走十二时辰-雾里村

【丙中洛】暴走十二时辰-雾里村

【丙中洛】暴走十二时辰-雾里村

︎之前在介绍石门关的时候提到过江水退潮后会留下沙滩,只是没想到我们真的会看到。
见惯了沙滩海浪的搭配, 怒江 的沙滩会给人眼前一亮的感觉。不止是颜色,还有两岸的山峦,给人一种原始的粗犷感,而沙子却细的很琐碎,被江水沾染上还会踩一脚泥。


【丙中洛】暴走十二时辰-雾里村


【酉时】秋那桶呀

很多人管秋那桶村叫“人神共居之地”,去过后又觉得不过尔尔,到底不过一个小村子,说是 西藏 的入口,但到底不是 西藏 。
我想,那可能是没有认真触摸过秋那桶。

【丙中洛】暴走十二时辰-雾里村


【丙中洛】暴走十二时辰-雾里村

︎秋那桶村是 怒江 最北边的一个村子,快到秋那桶的时候是一段长到令人绝望的上坡路,等看到入藏的路口标志秋那桶就快到啦。但是千万不要看那边坡低就一激动拐进去了(那是去 西藏 的哇~),还要沿着另一条路继续爬坡:(

【丙中洛】暴走十二时辰-雾里村

︎秋那桶居住的是怒族人民,像贡山这边的怒族自称为“阿龙”,怒族有自己的语言,却没有自己的文字,怒族语属汉藏语系藏缅语族。由于长期和傈僳族相处(17世纪开始受傈僳族统治者压迫),怒族人民也普遍通晓傈僳语。
怒族人擅长酿酒,其中最勾人的是用“咕嘟饭”(用玉米面和荞子面制成,似年糕)酿成的“咕嘟酒”。
我第一次听这个名字的时候觉得又实在又有趣,本来打算在秋那桶住下的时候问客栈讨一讨,哪知却没寻到住处,这酒也就无从说起了。

【丙中洛】暴走十二时辰-雾里村

︎别看外面的私家车停的一辆接着一辆,真正进到村子里面其实没有几个人,这里的房子没有雾里村那么稀疏,几乎一家挨着一家。
很传奇的是我们在村子里看到一个传教士的墓,虽然没有相关介绍,但就墓地的建造来看应该是极其受人尊崇的,而且一进村子,最显眼最c位的也是一座天主教堂。之前在老姆登章节提起过 法国 的传教士,一路走来,从重丁天主教堂到秋那桶,虽然 法国 传教士已经没有了,但天主教堂却是随处可见。
走过 怒江 大峡谷,走过石门关,很难想象在没有修路的年代 法国 传教士是怎么在这么一个人生地不熟的地方,用着没人听懂的语言进行传教的。
前几年的时候有人告诉我说,很多傈僳人可能不会汉语,但却会讲法语。
端着刀枪的士兵到达不了的地方,他们到了。殖民统治者心心念念的地方,信仰着耶稣。


【丙中洛】暴走十二时辰-雾里村

︎我想,李文增雅敬神父的墓碑在秋那桶如此受人敬重,定是为当地人民做过不少善事吧。心中有信仰的人,坚定又慈悲,这是万水 千山 困不住的。

秋那桶的确是人神共居之地,不过神不在云雾缭绕的山间,而在人心中。
好了好了,不瞎叨叨了,要露宿街头了呀!


【日夕】慌不择路

首先,我要深刻反省一下为什么会混到快要露宿街头的地步。
第一,没有提前订好房间。
好吧,第二,被雾里村的美色所惑,耽误了太长时间……
第三,沙滩边玩耍时间过长。
这都不是重点了,重点是,怪不得秋那桶里面都没人,一到秋那桶不赶紧找地方住下,瞎晃荡什么(卑微:我还以为里面也有客栈)
好了,总言而之,那个时候 丙中洛 的住宿实在太少了,用我当时的话说,它还没有做好接纳这么多游客的准备。
当看到最后一辆回 丙中洛 的公交开走的时候,我傻了,真的傻了。走回去已经不可能了,难不成今晚真的要露宿街头?

【丙中洛】暴走十二时辰-雾里村


忽然间,我想到,上山的时候看到不少人在扎帐篷,生火做饭,要不先沿着来时的路走一走,看看能不能蹭一个帐篷,也好过在山沟沟里过夜不是。
然后刚出村子就看到一辆接着一辆的私家车停靠着,我又灵机一动,一辆辆地找回 丙中洛 镇的车子,能不能捎带我们一程,果然机智,不愧是我。
然后在被拒绝了几次后果然顺利搭乘了一辆来自 昆明 的车车。车主是一家三口,人都老好了,还问我们要不要去贡山,因为他们是要去贡山住的。我想着还要去桃花岛和普济寺转转,就婉拒了,我当时一定是脑抽了,不然怎么叫人心不足蛇吞象呢,不然怎么叫饱汉不知饿汉饥呢,不然……
然后大约做了一个小时的车,我们就到了,对,一个小时……
到了 丙中洛 镇以后,也是客栈全满,我们的状况根本就没有好多少。这就是逃课跑出来的后果,攻略都没有做做全,没办法了,我们又往重丁村方向走,因为记得来时看到那里也有几间客栈。


【丙中洛】暴走十二时辰-雾里村

夜晚的 丙中洛 当真是夜黑风高、阴风测测、伸手不见五指……没有银河、没有星星,月亮都没有,照片也没有,因为照出来就漆黑一片,可以当背景板的那种。我们用手机在路上照明,当真叫苦不迭。
后来我们远远看到一个霓虹招牌,就是上上图的那个 怒瓦驿站,我们兴奋不已,急忙忙赶过去。

【丙中洛】暴走十二时辰-雾里村

没想到吧,白天我竟然还拍过他们家的小狗狗。不过缘分并不能解决问题,这家店也住满了,并且女老板跟我说她的房间也已经让出去了,今晚也是没地方住的,不介意的话大厅里一起将就一下。

还有这等好事?


【人定】有朋自远方来

俗话说,一个人傻就没意思了,总要有人一起傻。果然,这不就遇到了嘛。
遇到一男一女两个人,他们跟我们一样也是无处可去来这里借宿的,两个人是在来 丙中洛 的路上认识的,白天去了老母登和知子罗,第二天打算在 丙中洛 徒步,只是没想到这里人会这么多。女孩在 昆明 读书,人很开朗,她说她之前一直住在 大理 的一家青旅里面,后来赶上国庆,老板说要涨价了,她就来 丙中洛 了,是个随性的人。


【丙中洛】暴走十二时辰-雾里村

【丙中洛】暴走十二时辰-雾里村

旅店的老板是个 河南 人,招待了来自四面八方的很多徒步者。打工的小伙子免费吃住在这里,白天得空就出去玩。还有白天遇到的骑自行车的大胡子叔叔,白天帮老板看着店。还有好几个身上有着不同故事的人,他们叫了烧烤,一边吃一边聊这些自己遇到的趣事,像是多年未聚的老友。

【丙中洛】暴走十二时辰-雾里村

我终于找到机会换下了那条造作又中二的裙子,加入到愉快的吃吃喝喝中。
入夜时分,客人们都去休息了,大厅里只剩下我们四个和女老板跟他的伙计,女老板请我们喝酒,给我们唱傈僳族的敬酒歌,后来我困不住,在沙发上蜷着睡过去了,第二天起来小伙伴跟我说昨天老板喝的开心了,一起在跳舞。
像是《毛诗序》里唱的:永歌之不足,不知手之舞之,足之蹈之也。

【丙中洛】暴走十二时辰-雾里村

女老板笑着对我们唱起当地的劝酒歌:
阿表妹端酒喝
阿老表喜欢不喜欢也要喝
喜欢呢也要喝
不喜欢也要喝
管你喜欢不喜欢也要喝
……


【破晓】说句再见

次日起来,便走回 丙中洛 坐去六库的车,女老板告诉我们普化寺那天有活动,她要去当主持,问我们是否一同前去,因为 丙中洛 回六库的车就一趟,况且我们晚上又找不到住宿的地方,就谢绝了女老板的好意。
本来想着去独龙江、知子罗看看的,结果经过昨夜的事,我们发现国庆期间来 怒江 的游客实在太多了,于是打算先离开 怒江 ,去往住宿条件完备的 大理 ,探访千年古村落—— 诺邓 。

【丙中洛】暴走十二时辰-雾里村

【丙中洛】暴走十二时辰-雾里村

全部评论(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