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阳星辰 2018-09-27 17:06:07

2017土耳其行记之:伊斯坦布尔.10(君士坦丁竞技场 / 苏丹艾哈迈德广场)

这篇游记给大家介绍伊斯坦布尔历史区的中心地带——君士坦丁竞技场/苏丹艾哈迈德广场,但主要是介绍矗立在竞技场/广场上的几件古物:两块方尖碑(obelisk),一根青铜蛇柱(serpent column),一座德国喷泉亭(German fountain)。

君士坦丁竞技场(Hippodrome of Constantinople),一听这个名字,就知道当然是罗马时代取的名字;1453年奥斯曼土耳其人来了以后,把这里改名为苏丹艾哈迈德广场(Sultanahmet Square)。所以这两个名称乃是指的同一个地方。

2017土耳其行记之:伊斯坦布尔.10(君士坦丁竞技场 / 苏丹艾哈迈德广场)-苏丹艾哈迈德区


2017土耳其行记之:伊斯坦布尔.10(君士坦丁竞技场 / 苏丹艾哈迈德广场)-苏丹艾哈迈德区


2017土耳其行记之:伊斯坦布尔.10(君士坦丁竞技场 / 苏丹艾哈迈德广场)-苏丹艾哈迈德区


2017土耳其行记之:伊斯坦布尔.10(君士坦丁竞技场 / 苏丹艾哈迈德广场)-苏丹艾哈迈德区


竞技场/广场的背后,是很多条纵横交错的小巷,分布着大大小小的旅店和餐馆:

2017土耳其行记之:伊斯坦布尔.10(君士坦丁竞技场 / 苏丹艾哈迈德广场)-苏丹艾哈迈德区


2017土耳其行记之:伊斯坦布尔.10(君士坦丁竞技场 / 苏丹艾哈迈德广场)-苏丹艾哈迈德区


2017土耳其行记之:伊斯坦布尔.10(君士坦丁竞技场 / 苏丹艾哈迈德广场)-苏丹艾哈迈德区


2017土耳其行记之:伊斯坦布尔.10(君士坦丁竞技场 / 苏丹艾哈迈德广场)-苏丹艾哈迈德区


每隔十多二十分钟,就会陆续有旅游大巴装着一车车的乘客来到这里入住;或者是像我们这种自由行的游客,三三两两、甚至一个人,提着行李背着包,来到这儿。我当时订的旅店也在这里。我在伊斯坦布尔前后呆了有10天(7.13—7.20,8.1—8.2),每天都要从这个广场进出,对这一带算是很熟悉了,有想去伊斯坦布尔旅游的朋友,我也建议在这儿住。为什么?因为这附近集中了伊斯坦布尔几个非去不可的最著名景点:圣索菲亚大教堂、蓝色清真寺、伊斯坦布尔考古博物馆、托普卡帕宫等。我之前也已经全部详细介绍过了,此处不再赘述。

除了上述几个必打卡的大景点,来广场的游客,一般也会看看广场上的以下几件古物:

这是本城最古老的纪念碑:图特摩斯三世方尖碑(Obelisk of Thutmose Ⅲ),是为了纪念古埃及第18王朝法老图特摩斯三世在幼发拉底河(Euphrates)沿岸对米坦尼王国(Mitanni)的战争取得胜利,于公元前1450年建成的,距今已有三千四百多年了!

2017土耳其行记之:伊斯坦布尔.10(君士坦丁竞技场 / 苏丹艾哈迈德广场)-苏丹艾哈迈德区


方尖碑采用阿斯旺的红色花岗岩,原本矗立在埃及卢克索卡纳克神庙(Temple of Karnak),以表达对古埃及太阳神阿蒙(Ammon)的崇拜。纪念碑在神庙里呆了一千八百多年,罗马征服埃及后,公元357年,君士坦丁二世(Constantius Ⅱ)把它沿着尼罗河运到了埃及港市亚历山大里亚,纪念自己登基二十周年。公元390年,罗马皇帝狄奥多西一世(Theodosius Ⅰ)又把它从亚历山大里亚运到了君士坦丁竞技场,就是现在它所在的这个地方,所以这个碑也叫狄奥多西方尖碑(Obelisk of Theodosius)——也就是以最后一次移动它的这位皇帝命名。

其实,古埃及的图特摩斯方尖碑,原件高度有30米,当时是被切成三截运过来的,现在看到的,是最顶端的那截,只有19米高,连同基座也就20米了。碑的基座,是狄奥多西后来加上的,东南西北四个面都有浮雕,刻着皇帝的文治武功。比如下面这张,描绘狄奥多西(看台正中)在向获得赛车竞技冠军的车手敬献花环,左右两边是皇室成员与观众,下边人头攒动,是乐者和舞者在助兴。(关于拜占庭帝国的赛车竞技传统及其引发的一场大暴动,我在本文最后再简单提一下。)

2017土耳其行记之:伊斯坦布尔.10(君士坦丁竞技场 / 苏丹艾哈迈德广场)-苏丹艾哈迈德区


这张表现赛车竞技的场景:(南)

2017土耳其行记之:伊斯坦布尔.10(君士坦丁竞技场 / 苏丹艾哈迈德广场)-苏丹艾哈迈德区


北面是罗马皇帝和他的宫廷及护卫:

2017土耳其行记之:伊斯坦布尔.10(君士坦丁竞技场 / 苏丹艾哈迈德广场)-苏丹艾哈迈德区


西面表现罗马皇帝接受蛮族的臣服(Submission of Barbarians):

2017土耳其行记之:伊斯坦布尔.10(君士坦丁竞技场 / 苏丹艾哈迈德广场)-苏丹艾哈迈德区


方尖碑本是古埃及除金字塔和神庙以外最富特色的象征和建筑杰作,现在却摆在君士坦丁竞技场,这到底是罗马的荣耀还是罗马的羞耻呢?

在离图特摩斯方尖碑仅二三十米远的地方,还耸立一座32米高的方尖碑,叫做“Walled Obelisk”:

2017土耳其行记之:伊斯坦布尔.10(君士坦丁竞技场 / 苏丹艾哈迈德广场)-苏丹艾哈迈德区


2017土耳其行记之:伊斯坦布尔.10(君士坦丁竞技场 / 苏丹艾哈迈德广场)-苏丹艾哈迈德区


与用整块岩石雕成的图特摩斯方尖碑不同,这块“Walled Obelisk”是用一块一块的砖石给砌成的。碑的始建时间不太清楚,我查一些资料也没查到。但比较确定的是,公元10世纪,拜占庭皇帝君士坦丁七世(Constantine Ⅶ)对其进行了较大规模的修复,所以以他的名字命名,叫做君士坦丁纪念碑(Column of Constantine)。碑的底座刻有君士坦丁皇帝的尊名:

2017土耳其行记之:伊斯坦布尔.10(君士坦丁竞技场 / 苏丹艾哈迈德广场)-苏丹艾哈迈德区


整个碑身原本覆盖着青铜装饰板,顶上还有个圆环。公元11世纪,为帮助东正教兄弟拜占庭帝国抵抗信奉伊斯兰的阿拉伯人,1092年起,西欧各拉丁王国陆续组织天主教军团开始了十字军东征(Cruciata)。扯蛋的是,1204年当第四次十字军东征(the Fourth Crusade)到达君士坦丁堡时,看到东罗马帝都如此繁荣富庶,居然心生歹念,反过来把兄弟城市给连锅端了。他们在帝都烧杀掳掠整整三天,这座碑外面的青铜装饰,就是在这第四次十字军洗劫君士坦丁堡时,被扒下劫走的。现在我们明白了,打着“为上帝而战”神圣幌子的十字军,在世俗利益诱惑面前,是多么贪婪和野蛮!况且,就算十字军不是针对同样信奉耶稣基督的拜占庭,而是真的攻打穆斯林,那么,伊斯兰教不也是信奉同一个上帝耶和华(安拉)么?不也是亚伯拉罕、以撒、雅各的子孙么?同样道理,今天伊斯兰原教旨主义者所谓的圣战(Jihad),不也是一群不可理喻、偏狭愚昧的极端狂热分子和强盗杀人狂么?天主教军团对君士坦丁堡的这次劫掠(Sack of Constantinople),给拜占庭留下了深重的心理伤疤,导致东西方之间的裂痕长期无法愈合。

和两座方尖碑同在广场上的,还有这个,一根青铜蛇柱(Serpent Column)的下半截:

2017土耳其行记之:伊斯坦布尔.10(君士坦丁竞技场 / 苏丹艾哈迈德广场)-苏丹艾哈迈德区


它原本是古希腊人为了纪念在普拉提亚战役(Battle of Plataea)中,希腊城邦联盟战胜了由薛西斯一世(Xerxes Ⅰ)率领的波斯大军而铸造的。这场战役发生在前499至前449年的希波战争(Greco-Persian War)中。经过前期的马拉松战役希腊大胜波斯,温泉关(Thermopylae)战役希腊失败、斯巴达三百勇士壮烈殉国,萨拉米斯(Salamis)海战希腊再次击溃波斯海军,公元前479年的这场普拉提亚战役,小小的希腊城邦联盟以十万人对阵庞大的波斯帝国三十万,把波斯军队全部赶出了希腊本土,从此波斯再没有入侵希腊本土的能力。古希腊"历史之父"希罗多德(Herodotus)的史学小说《历史》(Historia),对这场持续五十年的希波战争有详尽的描述。希波战争被看做是小国寡民的希腊城邦民主制度,对高度集权的波斯君主专制制度的胜利!那么这个蛇柱呢,据说就是由缴获的波斯降军和逃兵的武器熔化铸造而成的,由三条青铜大蛇相互缠绕构成碑身主体,上面有三个蛇头。这是我在网上找到的一张复原图:

2017土耳其行记之:伊斯坦布尔.10(君士坦丁竞技场 / 苏丹艾哈迈德广场)-苏丹艾哈迈德区


它原本是希腊人立在德尔斐(Delphi)的阿波罗神庙,敬献给太阳神与战神阿波罗的。罗马皇帝狄奥多西似乎有掠夺古物癖,公元324年也把它从德尔斐运来,放在君士坦丁竞技场作为装饰。也是在六百多年后的1204年第四次十字军对君士坦丁堡的洗劫中,蛇头和顶上的金盆被敲下抢走。今天,在广场附近的伊斯坦布尔考古博物馆(Istanbul Archeological Museum),还能看到其中一个可能当初因为慌乱而遗落下来的蛇头:

2017土耳其行记之:伊斯坦布尔.10(君士坦丁竞技场 / 苏丹艾哈迈德广场)-苏丹艾哈迈德区


但立在竞技场上的蛇柱,却只残留下半截了。

这是广场入口处的一座八边形喷泉亭,叫“German Fountain":

2017土耳其行记之:伊斯坦布尔.10(君士坦丁竞技场 / 苏丹艾哈迈德广场)-苏丹艾哈迈德区


2017土耳其行记之:伊斯坦布尔.10(君士坦丁竞技场 / 苏丹艾哈迈德广场)-苏丹艾哈迈德区


严格说来它算不上古物,因为比起前面三件,其年代非常新,是1900年德国人修筑的,然后拆成几大块运到伊斯坦布尔,再在这个竞技场拼接上。这是德意志帝国送给奥斯曼帝国的礼物,以纪念德皇兼普鲁士国王威廉二世(Wilhelm II)访问伊斯坦布尔两周年。亭子属于新拜占庭(Neo-Byzantine)风格,或者叫拜占庭复兴(Byzantine Revival)风格,穹顶内装饰有贴金马赛克和拼图,非常华丽漂亮!

2017土耳其行记之:伊斯坦布尔.10(君士坦丁竞技场 / 苏丹艾哈迈德广场)-苏丹艾哈迈德区


除了上述介绍的方尖碑、青铜蛇柱、德国喷泉亭,这个竞技场本身还有一段故事。

一千五百年前(公元532年),这里发生过一次由风靡拜占庭的赛车竞技(chariot racing)引发的大暴动,叫"尼卡暴动"(Nika Riot/Revolt),这是人类有确切记载的最早的一次市民大暴动。暴动由支持不同赛车队、代表不同利益集团的蓝绿两党成员相互辱骂斗殴引发,有点类似于当今的足球流氓,但比之更严重、更疯狂。暴民们在市区见人就杀、见物就烧。第二座圣索菲亚大教堂,就是在这次暴动中被夷为平地;君士坦丁堡最繁华最富庶的区域,半数被焚毁;连刚刚上位的皇帝查士丁尼(Justinine)也差点被推了下去。后来,在皇后狄奥多拉(Theodora)的坚决支持下,查士丁尼采用强力手段,终于将暴乱镇压。半天不到,竞技场人头滚滚、残肢遍地、哀嚎满天,三万多人血洒竞技场!对拜占庭史有兴趣的朋友可以自己网上搜“尼卡暴动”,我就不再详写了。所以,这块不大的地方,竟是浸透了数万人鲜血、埋葬着数万个冤魂的土地。斗转星移,沧海桑田,一千多年过去了,竞技场现在早已成为市民和游客观光休闲的公共广场,东罗马时代赛车竞技的疯狂刺激,大暴动的血腥惨烈,早已被裹进历史的尘埃,烟消云散了!

广场一角:

2017土耳其行记之:伊斯坦布尔.10(君士坦丁竞技场 / 苏丹艾哈迈德广场)-苏丹艾哈迈德区


2017土耳其行记之:伊斯坦布尔.10(君士坦丁竞技场 / 苏丹艾哈迈德广场)-苏丹艾哈迈德区


2017土耳其行记之:伊斯坦布尔.10(君士坦丁竞技场 / 苏丹艾哈迈德广场)-苏丹艾哈迈德区


2017土耳其行记之:伊斯坦布尔.10(君士坦丁竞技场 / 苏丹艾哈迈德广场)-苏丹艾哈迈德区


好,君士坦丁竞技场/苏丹艾哈迈德广场这个主题,就全部讲完了。另外提醒下,伊斯坦布尔经常有一些与这里的历史文化氛围不大搭调的事情:骗术!我在竞技场碰到过两次,独立大街遇到过一次,火车站附近碰到过一次。一般是年轻男子,向你借打火机或者请你给他照相,然后借机和你攀谈,邀请你去酒吧喝酒、看表演。不要认为老外热情就随意跟他们走,他们是酒托,去了会被狠宰。这是我到伊斯坦布尔的第二天,当地旅店老板提醒我的,谨记!

全部评论(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