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哥在路上 2018-12-28 12:09:01

源于天津的保健品直销帝国,有它在,权健只能排第二

第一章:


向女人卖青春,向男人卖欲望。向少年卖希望,向中年卖自由,向老年卖健康。


这是世界上最成功的商业模式。


每一个成功的企业家,都能在这个商业模式框架中找到自己的定位。


在中国北方的天津,一批发迹于草根的冒险者,用他们的实践,证明了向老人卖健康这一商业模式的可行之处。这些人,突破商业陈规,野蛮生长,将他们的触角,延伸到了大陆的每一个角落,遍及了东南亚、非洲和欧洲。


2018年,年近末尾,丁香医生平台的一篇文章,为我们揭开了天津权健帝国的另一面。在我们的印象中,权健的掌舵者束昱辉,数十亿元成立了天津权健足球俱乐部,大手笔购入国际巨星球员,风头一时无两。


源于天津的保健品直销帝国,有它在,权健只能排第二


他的口头禅是:


—— 我们不排除21亿元买入梅西。我就担心球员们不喜欢钱。


但是在天津这个魔幻的城市,在保健品营销帝国排序里,权健只能算小弟。


如果你只能卖保健品,而卖不了中医药,卖不了中华文化,那你的层次就低了。


如果你只兜售给国内的老百姓,忽悠的是退休老人,而不开拓海外市场,不明真相的外国佬,那你的出身就土了。


如果你整天喊的是渠道下沉,从群众中来,到群众中去,而不升华自己的格调,往国际上流社会靠拢,那你的格局就窄了。


那有没有一家保健品营销帝国,层次够高,出身够好,格局够宏大呢?


第二章:


我们听说这家国内企业,是从海外媒体的报道上获知的。


2015年5月8日,是二战胜利70周年的纪念日,是全球有影响力的国家非常重视的纪念日。国际著名政要纷纷参加纪念活动。


在法国的巴黎,总统奥朗德在凯旋门,敬献花圈,并阅兵。


源于天津的保健品直销帝国,有它在,权健只能排第二

源于天津的保健品直销帝国,有它在,权健只能排第二


遗憾的是,他的风头很快被一个中国人,抢过去了。距离巴黎的高铁距离不超过2个小时的另一个城市,尼斯,一场规模更加宏大的阅兵式,正在轰轰烈烈地举行。


如果奥朗德能够亲临现场,他一定会为这里的排场、气势和权威,感觉到无地自容的。


6200余名来自中国的员工和直销伙伴们,身着统一的服装,喊着一致的口号,将尼斯海滩塞满了。


源于天津的保健品直销帝国,有它在,权健只能排第二


他们在等待着自己心目中的国王李金元先生,乘坐经典的二战时期的军车,头顶滑翔而过的战斗机,向着他们挥手致意。


源于天津的保健品直销帝国,有它在,权健只能排第二

源于天津的保健品直销帝国,有它在,权健只能排第二



这位男子器宇轩昂,眼神坚定,笑容迷人,孔武有力。他是有这个自信的。


—— 尼斯市政府对本次文化交流活动给予了高度重视和巨大支持,为天狮筹划了最佳的场地,组织了大量警力提供优质的安保工作,并进行了长达半个小时的机场和空中管制。


这样的场面,总统调动不了,外国元首享受不了。


他们预定了140家酒店4760个房间,乘坐满了2列高铁7600张票,预定了146辆旅游大巴,在巴黎的老佛爷购物店专开了一个退税的楼层,在巴黎和尼斯2个城市豪华4日游。


尼斯当地的市长,一想到这些数字,就流下了激动的泪水。这真是为中法两国人民友谊,留下了难忘的历史性画卷呢。


第三章:


天狮集团的发家历史,留在互联网上的记录很少。


我们只知道,天狮的总部位于距天津市中心西北方 50 多公里的武清。那是中国直销(传销)行业的大本营,堪称行业里的黄埔军校。


从这里,走出了权健、无限极、完美、如新、天士力、尚赫、康婷等行业活跃公司的骨干分子们。他们口中谈到天狮,就如同高中生谈到清华大学一样。


这个保健品营销帝国的掌舵者,李先生,命运多舛。40岁之前曾经开办过食品厂、面粉厂、猪饲料厂,后来灵光乍现,将原来的厂子悉数关闭,原地变成了保健品厂。


从此他的人生便像开了挂一般,没有什么力量能阻挡住他的脚步。


1998年,国务院发布《关于禁止传销经营活动的通知》,传销行业的模式被法令禁止。


但是真正的能人,便是逢山开路,遇水搭桥的。当同行们还在地下以直销之名,行传销之实,忽悠农村地区无知的老年人时,李先生便向马云学习,把眼光瞄向了海外。


源于天津的保健品直销帝国,有它在,权健只能排第二

源于天津的保健品直销帝国,有它在,权健只能排第二


当年的马云,鼓励员工们建立电子商务帝国,用梦想,改变中国的未来;


源于天津的保健品直销帝国,有它在,权健只能排第二


现在的天狮,鼓励加盟伙伴们建立保健品营销帝国,用财富,改变自己的命运。


1996年,舵手李先生下定决心,带领300万人的销售队伍(下线队伍),面向海外。


—— 把中国的直销模式搬到海外,把瑰丽的中医保健产品送给全人类。


2017年2月2日,半岛电视台在Youtube上传了一段调查记录片,名为《乌干达健康金字塔——人与动力》(Uganda's Health Pyramid - People & Power)。


这得以让我们一窥天狮在非洲落地的实操细节。


源于天津的保健品直销帝国,有它在,权健只能排第二


他们在黑非洲推广销售一种贯彻中医理念的神奇诊疗仪器,任何无医疗资质的人,都可通过看手掌经络诊断疾病。纪录片显示,只要用这种仪器轻轻接触下手指,便断定说这个黑叔叔至少有6种疾病。


虽然病有点重,但解决方法却简单,购买并使用天狮的保健品就行了。


这种保健品来自于伟大的东方,承袭中医5000年光辉灿烂的民族文化精华,既能治愈普通感冒和跌打损伤,也能专治非洲土地上艾滋病等疑难杂症,实乃居家旅行必备良药。


源于天津的保健品直销帝国,有它在,权健只能排第二


并且,一盒保健品,只需要20美元。再花10几美元,加入天狮,就能成为当地的经销商,进货之后,推销给自己的家人、族人。


当地人一听,纷纷流下了感动的泪水。


源于天津的保健品直销帝国,有它在,权健只能排第二


感动他们的,不仅仅是药到病除的东方神物,更是将他们从贫穷、落后的困境中,解救出来的伟大梦想。


源于天津的保健品直销帝国,有它在,权健只能排第二


天狮在当地的员工,不仅卖给了他们东方神物的中医保健品,还教育他们什么叫梦想,什么叫成功。


只要他们肯努力,他们也能变得和李小龙一样伟大。


源于天津的保健品直销帝国,有它在,权健只能排第二


第四章:


源于天津的保健品直销帝国,有它在,权健只能排第二


同样的销售模式,不仅仅发生在非洲,因为天狮的目标市场,已经达到了190多个国家。虽然我们很少从正规渠道,知道他们的产品是什么,但是这不影响他们以接地气的方式攻城掠地,将中医保健品的理念和销售模式扩散至巴基斯坦、越南、蒙古、印尼、斯里兰卡、印度……



源于天津的保健品直销帝国,有它在,权健只能排第二


2017年11月5日,天狮集团22周年庆典大会在印度新德里的甘地体育馆举行。


源于天津的保健品直销帝国,有它在,权健只能排第二


2015年1月,天狮集团在印尼15周年业务启动大会上,接受信仰伊斯兰教的电视台记者采访。她们深受感动,会后号召加入天狮的伙伴们,骑着最爱的电驴车,驶过万隆的大街小巷,天狮的旗帜遮天蔽日,挡住了当地人的视野。


源于天津的保健品直销帝国,有它在,权健只能排第二



如果我们认为天狮的格局,就只是解救社会底层的劳苦大众,那我们的格局就太低了。在李先生带领下的天狮,他们的目标,是征服地球,奔向宇宙的星辰大海。


源于天津的保健品直销帝国,有它在,权健只能排第二


和津巴布韦总统合作。


源于天津的保健品直销帝国,有它在,权健只能排第二


和斯里兰卡国家议会议长探讨。


源于天津的保健品直销帝国,有它在,权健只能排第二


和南非总统密会。


源于天津的保健品直销帝国,有它在,权健只能排第二



在博鳌亚洲论坛首尔会议站,和前联合国秘书长合影。



他们口头上不提自己是在践行一带一路的伟大构想,却向世界不折不扣地演示了,什么叫做真正的东方梦想。


我们真的想不到,能够提前10年,将一带一路的伟大构想,落地到世界各地的,竟然是来自于天津的保健品直销企业。



源于天津的保健品直销帝国,有它在,权健只能排第二


不仅如此,天狮集团正筹建天狮大学(又名天元大学)。没听过?那这绝对是你孤陋寡闻,因为这是天津市最佳民办本科高校。


她是凭什么成为天津市的最佳民办本科高校呢?


因为天津只有一所民办本科高校。


他们不仅在商业上雄心勃勃,也努力营造学校的文化氛围。2018年11月,诺贝尔奖得主、美国马萨诸塞州大学医学院分子医学教授梅洛,受邀到访。


源于天津的保健品直销帝国,有它在,权健只能排第二


按照中国传统习俗,贵客到访,要留下点纪念。东道主邀请教授挖坑植树。教授一看,口中轻声地说了一句:这个坑,有点大。


源于天津的保健品直销帝国,有它在,权健只能排第二


第五章:


商务部批准的直销企业,全国一共89家,天津就有8家,数量之多并列排全国第二,仅次于广东。而位于天津的直销企业分支数量也位列全国第三高。


保健品直销(传销)行业,为天津市的GDP,立下了汗马功劳。


在2016年的胡润百富榜中,天狮的李先生,作为天津唯一上榜的企业家,以400亿身家排在全国第32位。


全国工商联公布的“2016中国民营企业500强”中,天狮位列第127位,排在所有直销企业首位,营收达332亿元,利润率高过阿里巴巴。


上榜直销企业中的第二名是第189位的天津企业天土力集团,年营收241亿。天土力的主力产品,叫中成药“复方丹参滴丸”,虽然副作用不明确、临床研报疑点丛生,但是不妨碍它连续十几年稳居中成药单品年销量冠军。


权建在2016年的直销业绩,仅次于外资企业无限极、安利和完美,全年斩获192亿。后来居上,成为行业里的一匹黑马。


这个行业,无视宏观经济的波动周期,轻资产无负债,疯狂式的生长。它们席卷中国的每一个乡村,悄无声息地将白领、大学生、农民工、老人、患者,裹挟进去,成就自己越来越臃肿的身躯。


2017年7月底,东北大学毕业的22岁年轻人,李文星,被发现溺死在天津静海区。事后调查发现,他是被一个传销组织所欺骗,深陷其中,无法逃脱。


2018年12月底,一个身处化疗过程中的内蒙小女孩,在央视求助曝光后,被权健企业的人所诱惑,而停止治疗,改为服用保健品,后离世。


但更多的人深陷其中,不但不愿意追回自己的损失,反而成为这个体系的捍卫者。他们迷恋于前人编织的发财大梦,希望依靠人生的最后一棵稻草,踩在别人头上,实现逆天改命的梦想,却不愿意承认,自己成为他人的垫脚石。


第六章:


2018年12月8日凌晨,嫦娥四号探测器发射升空。探测器的目标是月球背面。由于潮汐锁定,月球永远只有一面朝向地球。在它背向地球的那个阴暗面,有82%的面积,是人类无法用肉眼看到的。


源于天津的保健品直销帝国,有它在,权健只能排第二



马克吐温说过:每个人都是月亮,总有一个阴暗面,让人永远都看不见。


正面越亮,背面越暗,自古皆然。


我们希望有人揭开,保健品销售商业帝国身躯背后的阴影。


全部评论(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