浪子狂人 2019-01-28 20:33:16

六朝古都六地游,十里秦淮十里醉

今年的~南京(Nanking)~行,实是即兴想到,原本打算一个人去但高中同学挚友滕飞君亦愿同往,便二人同行。对于在北方生长20年的人来说,南方真是一个令人好奇又期待的地方。


2月23号从北京出发一路南下,行经徐州后便觉得周边景象大为不同:树上开始有了绿叶;房屋由北方红墙碧瓦的大宅院变成青黛色的二层民居;旱田变少水田变多。由于滕君是多年密友,因此我就不顾面子地说:“这南方真他娘的棒,树上有叶子,水还不会结冰。”

从北京出发四个多小时便抵达南京。南京,古称“金陵”“建邺”“江宁”,从泰伯奔吴对南京地区地初步开发到吴大帝孙权对此地大力发展,经东晋、宋齐梁陈的文化熏陶;至明清时期发展为全国交纳贡赋的重要来源地;从中华民国到中华人民共和国对南京的城市规划与建设。至今日南京酸奶的上市在经济政治文化各领域有影响力的城市。

南京给我留下的第一印象与上学的地方兰州、常去的地方银川不同。第一感觉这里很发达,而且是全方面的,因此也很有人文气息。大概这就是西北地区与沿海地区的巨大差距,是千百年历史所造成,并非一朝一夕可以追赶上。

六朝古都六地游,十里秦淮十里醉-南京博物院,夫子庙,秦淮河,南京

图为秦淮河岸一店家


Day 1.夜游秦淮


与滕君安顿好已是夜晚,便决定去秦淮河风光带游览一番。初到南方极为喜悦,二人就步行前往,意在呼吸南方这空气,听听这边的声音。副院长刘先生有一次提到:“你们到了这南方,听听这吴侬软语都把你们给软化了。”南京的同学对我讲,南京话还算不上吴侬软语,更多地指苏州一带。但不管怎样,这南方女生一张口着实把人软化了。但男生一张口,不觉少了几分阳刚气,试想一军之统帅指挥千军万马,张口是这吴语,也是一番趣景。


忽见一牌坊,写着“南京夫子庙”五字,心想这应该就是目的地了,当我看到这牌坊不远处有“星巴克”“肯德基”之类,与滕君打趣道:“瞧,这前门般的商业化的景点想必存在于全国了。”

十里秦淮十里醉,歌妓小曲才子笑。只有亲自到这秦淮河,才感受到何以古时知识分子都爱金陵。宋以来的知识分子,多汇集于南京一带,明清之际尤甚,特别是会给予秦淮河边。“烟笼寒水月笼沙,夜泊秦淮近酒家”这一句写的妙极。来南京这几天未见“烟笼寒水”之景,但见到了不少“酒家”。南京果是颇具人文气息之地,诸如“晚晴楼”“绿柳居”“金陵春”之店名便可略窥一二。


今日社会商业化极为严重,这些“酒家”不是我这种学生党消费得起,古时的歌楼艺伎今日也不存在,难以像古代知识分子一样赋诗听曲,高谈阔论。但步行在这秦淮河岸,听着吴侬软语,看着阁楼酒家,也似乎可感受到士子游人陶醉在这河边之景象。

六朝古都六地游,十里秦淮十里醉-南京博物院,夫子庙,秦淮河,南京

十里秦淮


Day 2.中国近现代史之专题游览

一晚休整后,与滕君前往南京大屠杀遇难同胞纪念馆。一幕黑墙上写着300000这一数字,30万,这边是迄今为止统计的南京大屠杀遇难人数了,而且更为重要的是这不一定是确切数字。南京大屠杀在西方人眼中堪比阿提拉与他的匈奴人屠戮欧洲,在西方人眼中同为“东方式的杀戮”。


馆内整体氛围沉重压抑,黑色的背景墙陪着挽歌般的音乐,加之日军屠戮我国人的照片与埋葬我军民的万人坑遗址。我与滕君出地铁站时还在玩笑打趣,进馆后两人都默不作声。我不知道在这里我是什么心情,也不知道自己看到这些史料时是什么表情,可能人各种不好的心态交织在一起就是这种状态吧。史实证明他国政府与外交无法救我国人于水深火热。西方国家建议日本政府避免日本军队轰炸与封锁,实是为保证本国利益;日本政府已由军方控制,对中国政府与国民采取的任何手段是达成称霸亚洲的一步步棋。出门以后买了《日本侵华史研究》的系列书,对于曾经中日关系的不断变化的研究,从而为此后中日两国发展的大致脉络与应避免的暗礁的预断也是我作为一历史人的责任义务。


调整好心情后到一家名为“南京大排档”的餐厅。环境让人眼前一亮,衣着传统服饰的衣着传统服饰的店小二,古风古韵的店内环境,传统社会的迎客送客礼节与古法制作的饮食。南京属南北方人汇集之地,饮食上也有米食面食,但口味更偏于南方口味,属江浙菜。北京菜多咸酱口,初尝南京才有些吃不惯,略甜,但也尚可吃下。

六朝古都六地游,十里秦淮十里醉-南京博物院,夫子庙,秦淮河,南京

强烈推荐南京大牌档


下午抵达总统府,在解放战争相关史料中时常见到解放军将旗帜插到总统府上的照片,今日亲眼得见总统府。以前以为总统府是孙先生、蒋公的私人宅邸,实则不然。此处曾为两江总督署、江宁织造署,一度为天王府,后又为国民政府办公地。


小时候一提起民国,总是认为“独裁”“专制”“黑暗”“腐朽”,这两年逐渐成长,接触的资料越来越多,才发现民国一定程度上讲有这一面,但不可否认中华民国与国民党在为中国走向近现代化的道路上起到巨大的推动作用。蒋公消灭军阀,对一党派穷追猛打是出于避免中国内乱之考虑,1931年以来避免与日本正面冲突也是出于发展国民经济只考虑。实际上,避免谈及一段历史是有其考虑的,但避免并不等于否认遗忘。否认一段历史,那是对民族的不负责;遗忘忽视其积极的历史意义,大谈其消极影响那便是千古罪人。


六朝古都六地游,十里秦淮十里醉-南京博物院,夫子庙,秦淮河,南京


缅怀孙先生与蒋公

Day 3.人文景观与自然景观之共赏

雨花台,相传为梁武帝时有一高僧于台上讲经布道,感动上苍,故花瓣如雨一般落下,称雨花台。

前往此处已出中华门,由此也可知当时之雨花台应属南京城郊。远远望见有绿树丛生的高地,此处应是雨花台了。雨花台位于南京城南,地势较高,可制高于南京颇具军事地位,怪不得金宋、清军与太平军、清军与革命军、国军与日军都拼死力争,极具虎踞龙盘之气象。


今日看来与其称之为景区,不如称作陵园。此处有古人方孝儒墓地、杨邦乂剖心处,亦有国内革命战争和解放战争时期被国民党处置的地下党员。


去看烈士陵园于我并无多大意义。若是抗日战争时期阵亡将士,自当流涕俯首怀念,但若是因国内革命战争和解放战争而牺牲无需时常怀念。不过是两个政党为夺取全国统治权而进行的战争,一方有人阵亡被说成“为党国尽忠”,一方有人牺牲被说成“为人民解放而献出生命”,可笑可笑。

六朝古都六地游,十里秦淮十里醉-南京博物院,夫子庙,秦淮河,南京

雨花台中雨花亭

关于方孝儒未曾了解,只知他是明初大儒。驻足先生墓前,看两侧众多士大夫为先生所撰之文,方知其思想之深邃,行为之绝唱。


雨花台有一亭曰“木末亭”,取屈原《九歌 湘君》“采薜荔兮水中,搴芙蓉兮木末”之句。亭上有“金陵胜景”之字,想来在古时,知识分子多会于此,远眺金陵城中秦淮河岸之景,亦为一快事。但今天已无此福分,登亭远眺只望见汽车马路、高楼民房。时过境迁,古时胜景今日已看不到,也是今人的一大悲哀,而我也只能通过联想与怀古去体会士子文人的那些乐趣。

六朝古都六地游,十里秦淮十里醉-南京博物院,夫子庙,秦淮河,南京

南京博物院特色馆——民国馆


Day 4.归家

24、25号晚上,由于滕君太累,便一个人夜行南京。与滕君相伴3年,甚是亲密,此次两人旅行也很愉快,但有时候喜欢一个人旅行,一个人旅行不需要与人商量去哪,不必在意走哪条路线最佳,不必设定目标走到哪里算结束。我听着市民们的闲谈,吹着略带花香的风,感受六朝古都的人文气息和十里秦淮的金粉气息,随心所欲地走着,我发现了圣保罗堂和老门东。


大概我喜欢旅行,就是享受这种由有计划中遇到的自然景色人文古迹与不期而遇的惊喜。

六朝古都六地游,十里秦淮十里醉-南京博物院,夫子庙,秦淮河,南京

全部评论(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