浮云游子 2019-05-08 22:26:33

2019年5月泾县桃花潭

今年5月1日是周三,国务院原本没准备周末调休来凑小长假,两个月前突然改了安排,加上前后调整的周末,劳动节由最短的一天假期变成了最长的四天。这样的安排不一定是民众的呼声,因为同样有一种声音是对于长假前后更长的连续工作日的不满,所以我更相信是处于经济的考虑吧,毕竟少了一个小长假,全国那么多旅游胜地该完成不了KPI了。


突然之间有了四天的假期,我当然不甘心呆在家里了,就算只是放松休闲,也要找个山清水秀的地方才有假期的仪式感。十几年前,曾经和福克斯车友到过泾县,那次是单纯年轻人的自驾,一日来回只能匆匆看下沿途的风景,并没有去到泾县最出名的桃花潭和查济两大景点,所以对于泾县就有种没去过的感觉。


那么这个五一就准备寄身于桃花潭畔,尽管是看过多次的皖南风光,尽管又会遇到节假日的汹涌人流,但还会是几天紧张工作之余值得期待的放松时光。


2019年5月泾县桃花潭-宣城,查济

2019年5月泾县桃花潭-宣城,查济

2019年5月泾县桃花潭-宣城,查济

2019年5月泾县桃花潭-宣城,查济

2019年5月泾县桃花潭-宣城,查济

泾县属于宣城,离黄山风景区很近,桃花潭则更是与黄山接境。十一年前到泾县,宁芜高速下来要走G205国道,这些年皖南的高速修得四通八达,但是到泾县的路却没变,200公里出头的路程,居然要开三四个小时,比以前还要漫长。一来是因为去桃花潭要比上次去的江南第一漂远些,更关键的还是小长假的堵车让人心烦。


虽然路没有变,但是路况和景色已然大不同,再加上相隔久远,沿途并没有唤起一丝曾经的记忆,倒是快到酒店时看到路标指示离太平湖仅三四十公里,大为惊讶,查看地图,果然青弋江从太平湖下来绕几个湾就到了这里,甚至太平湖东岸的游船码头离桃花潭景区仅3公里。去年五一就在太平湖放空,今年居然又跑到附近了,这也算是另外一种的旧地重游吧。


2019年5月泾县桃花潭-宣城,查济

2019年5月泾县桃花潭-宣城,查济

2019年5月泾县桃花潭-宣城,查济

2019年5月泾县桃花潭-宣城,查济

2019年5月泾县桃花潭-宣城,查济

桃花潭自然因为李白那首《赠汪伦》而名扬天下,未见之前,揣摩着应该是个汪姓古村落旁的池塘,能通到江里,而实际上,桃花潭就是江中小小的一湾,旁边确有古村落,不过姓万而不姓汪。正是这两个名字,成就了汪伦与李白的缘分,这个故事说起来应该算是古代粉丝与偶像的互动佳话了。泾县人汪伦是那个时代热爱文学的土豪,也好舞文弄墨,对李白诗歌极为仰慕推崇,每得李白的诗作总是日夜吟诵,百读不厌。并且知道李白好酒,年年存下佳酿,希望有朝一日能与李白共饮。


当李白来到宣州府,汪伦赶紧送上邀请信,写道“先生好游乎?此处有十里桃花;先生好饮乎?此处有万家酒店。”


对于这超级粉丝,李白也有所耳闻,又看到信上的桃花美酒,欣然应邀。到了却不见桃花盛开酒肆林立的景象,方知这桃花指的桃花潭,酒店的老板姓万而已。虽是被骗,奈何主人竭尽所能好酒好肉招待,李白也生性豪放,既来之,则安之,并与汪伦结下了深厚的友情,临别增诗,留下千古佳话。


2019年5月泾县桃花潭-宣城,查济

2019年5月泾县桃花潭-宣城,查济

2019年5月泾县桃花潭-宣城,查济

2019年5月泾县桃花潭-宣城,查济


所以桃花潭周围本没有出奇的地方,因为这个事件,慢慢的形成了一些古迹。李白乘舟的渡口,后叫作踏歌岸阁,取自诗句中的踏歌声;李白把酒临江的亭台,被叫作怀仙阁;还有李白醉卧过的彩虹岗,纪念李白的青莲祠等。登上怀仙阁,可一览桃花潭和对岸的踏歌岸阁,青弋江从面前缓缓流过,被叫做桃花潭的这一块半圆形水域,水色更绿一些,据说也确是因为此处的江水更深一些。


踏歌岸阁的渡口假日里游船繁忙,接送着坐龙船游览青弋江和往返桃花潭景区两岸的游人,一千三百年前仕途受阻的诗人在这里告别热情的友人走向无奈渺茫的前途时,这里应该是冷清落寞的,而汪伦依依惜别的歌声,该是他心中难得的慰藉和留恋了。


现在的桃花潭景区分为东岸和西岸,除了一些留存的古迹,东岸是商业气氛浓郁的翟村老街,横竖两条逼仄的小街全是兜售土特产和旅游纪念品的小店,虽然人头涌动,但却也让人厌烦。西岸的万村老街,则保留着冷清破败的旧宅,有一些修葺整齐的还住着人家,而无人居住的老屋则日渐破败甚至墙倒屋漏,静静的走在无人的空巷,倒是能感觉到老街的沧桑,仿佛听到历史的回响。十里桃花和万家酒店都还有,桃花潭还是那个桃花潭,万家酒店是否传承自当年的酒店已不得而知了。


2019年5月泾县桃花潭-宣城,查济

2019年5月泾县桃花潭-宣城,查济

2019年5月泾县桃花潭-宣城,查济

2019年5月泾县桃花潭-宣城,查济

2019年5月泾县桃花潭-宣城,查济

桃花潭西岸现如今已经被开发为文化艺术中心、乡村文化乐园和山水温泉酒店。文化艺术中心分别建起了冯骥才、韩美林、宋雨桂和何家英的艺术馆,其实这四人和泾县都没有关系,不知为何在此有纪念他们的四君子馆。乡村文化乐园已然萧条,正在整修,而且也不到采摘的时候。酒店在节假日是人满为患,同一家酒店在山上和江边建成截然不同的风格,江边的诗画山水酒店沿江一排中式别墅,每间别墅七八间客房,掩映在古树江水间,黑瓦白墙绿草,环境非常优雅宁谧。


山中的森林温泉酒店则是一座座独立的木屋,坐拥客厅卧室和庭院,竹篱围成的院中还有温泉池,烧烤架,一家人独占一屋一院,泡温泉吃烧烤,抬头便是繁星满天的夜空,确实是休闲度假的难忘体验。

2019年5月泾县桃花潭-宣城,查济

2019年5月泾县桃花潭-宣城,查济

2019年5月泾县桃花潭-宣城,查济

2019年5月泾县桃花潭-宣城,查济

2019年5月泾县桃花潭-宣城,查济

查济离桃花潭仅十余公里,这算是我游玩皖南村落名单中的最后一个,因为知道不少影视剧的取景地都选在这里。不过除了《雪白血红》和《夜惊魂》,其他都不甚了解,但这不妨碍它南国影视村和安徽美术家村的标签。查济是美术家的胜地,很多人在这里创作艺术,写生画画,村里因而有不少颜料回收点,为了避免在溪水中清洗颜料污了水源。


可是对我来说,看过那么多皖南知名村落,这里略有些平平无奇。不像宏村、呈坎,在村口就用壮丽的水墨山水景观让人惊艳,也不像唐模,有保存完整的水口文化,又或者如棠樾,胜在牌坊群的气势夺人,查济也是围绕着溪水建起的村子,墙体灰白斑驳述说着历史,祠堂恢弘大气彰显着辉煌,但总的来说,找不到不同于其他皖南村落的独特风格。李白作别了汪伦,据说也受邀来到近在咫尺的查济游玩,但这里却没有留下什么与李白相关的典故,描写查济最知名的诗作“十里查村九里烟,三溪环绕万户间。寺庙亭台塔影下,小桥流水杏花天。”却不知道出自谁人之手。


不过查济在规模上是最大的古村落,曾经有108座庙宇、108座祠堂、108座桥梁,村内许溪、石溪、岑溪三水并流,自古人才辈出,金庸先生的祖籍也在此地。现如今虽说大半建筑已毁,但核心景区还有洪公词、宝公祠、二甲祠、红楼桥、天申桥、走马楼等景点。另外,在我游玩过的古镇里,查济是与现代村镇联系最密切的,其他古村都在深山一隅,完整独立,而查济旁边就是人口密集的现代村镇,景区并没有限制车辆进入,古村旁就有可通车辆的道路穿过,甚至都分不清新旧村落的确切界限在哪里。


这里既有沿袭几百年的旧宅老屋,又有传承上千年的祠堂庙宇,还有贴近现代生活的便利交通,难怪会有那么多艺术创作和影视制作钟情于此。我也只是闲逛了短短半日,也许并未见到查济精髓,也许真要像艺术家们浸淫在此地,方能领会查济的妙处吧。

2019年5月泾县桃花潭-宣城,查济

2019年5月泾县桃花潭-宣城,查济

2019年5月泾县桃花潭-宣城,查济

2019年5月泾县桃花潭-宣城,查济

2019年5月泾县桃花潭-宣城,查济


而对于桃花潭,除了李白脍炙人口的那首诗,还有如仙境般的桃花潭晨雾,一层薄雾漂浮在水面上,青山碧水依旧在,只是舟行云雾中,这才是桃花潭自然风光的精髓。我起了两个大早想拍这桃花潭的雾中风光,然而这个假期太过晴朗,清晨六点太阳已经升起,将晨雾驱散,并未亲眼得见如梦如幻的薄雾锁住的桃花潭。


留下一点遗憾,可以是下次重游的理由。虽然每一次挑选出行地,总是想刻意避开皖南,觉得是相似的风景,也来过太多的次数,但每一次小长假,也难找到更合适的去处。但既然只是为了短短两三日的休闲放松,又何必去追求新奇惊艳呢,伴着怡人的山水,尽情放松身心,这就够了。


相关旅行地

全部评论(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