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叶梧桐 2020-02-16 15:14:04

看着你的经历,既为你心酸的同时,也觉得你还是幸运的。这次疫情,不知道多少人,漂泊在路上,无家可归。
euromoon

四天三夜,一次难忘的旅行

怎么也不会想到,一次家庭的自驾旅行,会被一种和我毫不相干的野生动物扰乱了。

我和野生动物似乎没有任何交集,甚至一直把食用没有经过食品检验的野生动物当作一种很low的行为。但我还是被人阻隔在海南的阳光沙滩仙人掌的门外,景区尽数关闭了,大自然对人类行为的报复,没有谁能成为例外。

这是一夜之间的事儿,所有的计划都不如变化。家里来信儿说,现在的形势非常不妙,赶紧往回走。我用百度查了一下渡口的状况,通往港口的路还是黄色的,一定要在变成红色之前闯出去!我们收拾了行李,在朦胧的晨雾里匆忙上路了。

过港很顺利,到达彼岸时,偌大的一艘渡船,我的车是第一个冲出船舱的。

4f642565c1a73eea252ba37b3f10dd1c.jpg!pos


冬日里的广东,还是一片青山绿水,透过驾驶窗朝前望去,迎面扑来一幅幅被涂抹得绝美的山水画,据说汕湛高速是新修起来的一段高速,路上一辆车也没有,只有一片片3D的风景画在车窗外移动。


“这简直太美了!”我感叹着,而我家那位同样被美丽的景色撩到心潮澎湃的旅伴,不会忘了拿起手机,把这些美轮美奂的风景尽情收录。

19e2fb1f56a726bf2559686899328067.jpg!pos


“来段音乐吧!”这时候听一段美妙的音乐,好比一份牛排,再添上一瓶红酒。

她打开手机,蓝牙连着我的车载音响,一首印度歌曲《拉兹之歌》从车的无数个角落溢出来,原厂丹拿的音色不是盖的:

“我是流浪者,命运领着我奔向前方,天底下没有我的安身处,我还是轻松愉快地唱着歌”......

熟悉的音乐,把我们带回到潇洒的青春年代,浸在此中,如醉如痴。但万万没有想到,这段歌词,却在后面的征途里,一语成谶。

第一夜,我们住在新兴县的一家宾馆里,并没有什么刻意,只是走到哪儿便住在哪儿的随意。不过这家旅店的奢华,倒让我们有些出乎意料。老婆好奇一个县城怎么会拥有这么高档的旅店,她就百度了一下这个县城,然后大惊小怪地跟我说,这个县城可不是一个寻常的所在,人家这里是“中国果品之乡”“中国不锈钢餐厨具之乡”“中国最大的肉鸡养殖基地”“国家级供港澳禽肉产品质量安全示范区”“中国禅都”等等等等,我听说过南方人的铺子是看不得的,前面就摆一个豆腐摊儿,后面连着深宅大院,恨不得连出二里地去,原来新兴县就是这么个豆腐摊儿,所以别看是县城',旅店不错。

头一天因为渡船过港,耽误了一些时间。所以第二天一早,来不及去细品新兴县的妖娆,我们就急急上路。再上高速,那情景已是今夕非昨年喽:高速公路的服务区里,出现了测量体温的服务台,不仅是测体温,还要登记手机车牌,从哪里来到哪里去,服务区里也已经少见行人。

95ac66ef231ad4a94a7af88333b4f9b8.jpg!pos


每进服务区,几乎就会遇到测体温的,有一次进服务区我就没下车,以为坐在车里就不会再让人家用体温计戳脑门儿,结果反而引起了人家的警惕,走过来问我为什么不下车,然后还要量体温,还要登记手机和车牌,这一天下来,脑门被戳了无数次,我在想幸亏是测体温,不管怎样测量结果是比较稳定的,若是测心跳或者测血压,这么个折腾法,早晚得有那么一次被扣留下来,这也太恐怖了吧!

c285cba380962d289ce29e85f68363d6.jpg!pos


其实,恐怖的还在后边。

快到傍晚的时候,我们抵达了南昌。不想走夜路,我就在南昌预订了一家旅店。一千多公里的长途奔波,总算是到了可以小憩的港湾。按照导航的指引,在黄昏的朦胧中来到了旅店的所在。原来这家旅店在一个庞大的商业中心里,被四条宽阔的城市道路包围,连个靠边停车的位置都没有。同旅店联系,他说必须要把车停在地下停车场,再从地下停车场上去,可以找到旅店。找到地下停车场的入口,几个戴着袖标的人在那里守着不让进去,告诉我政府有规定,全城不再接受外地人来住宿。其中一个人指着这个商业中心让我看,你看这一片有一家灯光吗?所有的营业都停止了,怎么能让你们进去?

给旅店打电话,让他过来接我,他说他也接不进去,给我退款就是了。这叫什么啊?我退款然后我住到大马路上去?我想起来了那首拉兹之歌,诺大的南昌市,堂堂的省会,怎能没有我的容身之处?我把车停在原地,坐在车里开始联系城市里的其他酒店,酒店不行咱就找民宅,南昌起义的地方还能缺了广大革命群众做堡垒户吗?果然有家民宿好像没有接到政府的通知,适合“勉从虎穴暂栖身”,于是导航而去,竟然还是一个极其舒服的跃层住宅,四星品质的床上用品和设施,总算安抚了一下我脆弱的小心灵。

376c4e6477a4140c80bf0abc7a876464.jpg!pos

00d88dc1ad53301c34148520060ce7ba.jpg!pos

清晨的南昌,路上无一人一车,整个城市,也许像当年起义的前夜,宁静的空气中透着暴风雨即将到来的味道。一天比一天紧张的疫情,迎接我的是一个不可预测的未来,今晚,我这一叶扁舟是停在港湾,还是被抛在浪尖?说实话我不怕在高速上睡一宿,我是怕万一睡感冒了,就躲不过接下来一天的那些体温计啊!一旦发烧就是14天的隔离,那可真就是万劫不复了。不过想也没用怕也没用,你只有一个选择,那就是硬着头皮去迎接新的挑战!

db8c76eb94d5d672540a77d238a659a5.jpg!pos


《拉兹之歌》,几十年没听了,那天咋就想起来听它了?

其实不仅仅是住宿问题,进了山东,就想起了德州扒鸡,到了服务站才蓦然发现,所有的服务站里所有的商店都关闭了,开放的只有厕所和开水。连方便面都买不到,只能喝水,这是标准的绝食待遇啊!好在咱吃不惯南方的籼米,所以临行前带了东北大米和电饭煲,在旅店可以煮好了带上,有一只南京盐水鸭因为太咸而剩了下来,这简单的巧合,恰恰为我解除了食不果腹的后顾之忧。男子汉大丈夫的,吃饱了还怕什么?啥也不怕呗!

又是一千公里的奔波,趁着夜色,我们抵达了山东的一座小镇。之所以选择小镇,是因为前夜在大省会南昌遇到的麻烦,使我侥幸地以为小镇也许会更宽松一些。当我下高速公路的时候,前面的状况拔凉拔凉的。ETC路口已经被封锁,人工入口处,人影绰绰。

f1ccb77519e936469dc9162c3a3ad387.jpg!pos


第一道手续当然是对着脑袋量体温,我习惯地把脖子伸出窗口,一副待宰的姿态,量过体温,到入口的小桌去登记。老婆下车去登记,我便把车前移,让开人口的道路,这时候,一个穿制服的人迎了上来:

“您这是外地车辆,必须折回,我们这里不许外地车辆进入。”

“折回到哪里?这么冷的天,住在高速公路上?”

“我们只听上级的指令,其他的您自己解决。”

“可这里的酒店已经确认了我的预订,你们如果规定外地车辆不许进入,就要告知这里的酒店不要确认外地的预订,那样我可以预订其他城市的酒店,现在这么晚了你确认了预订又不让进城,这个后果应该谁负责任?”

正说呢,老婆在那边登记完了,拉开车门上了车:“都办完了,可以走了!”

我恰好接上了老婆的话茬对制服男一笑:“你看!办完了,可以走了,没问题啦!”说罢,绕开制服男就往前开,制服小伙有点发蒙,对着那个桌子喊:“他们应该折回啊!”可我确实没有时间等他们交涉了,一脚地板油,车如风驰电掣般投入到小镇的怀抱中。

我预订的是一座好大的酒店,20几层楼如摩天大厦一般,我们走进酒店,里面很冷清,一个带着袖标的人拦住了去路,我们说我们是住店的,他立刻摆手说,对不起,政府有令,现在一律不再接待住宿的客人。我说我们已经预订了这家酒店,里面服务台的人说话了,既然已经预订,那还是接待了吧,看来还得是大酒店懂得规矩,讲究信誉,不过在这个非常时期还是要千恩万谢。前台服务员说,你们是今天这个旅店唯一的住客。

3ec92492a5342c1fab883a39efb4f2bf.jpg!pos


去车里取行李的时候我特意看了看,整个大楼,只有我一个房间的灯光在亮着。


走进房间的时候,我的心踏实了,尽管明天还有一千多公里的路程,不过晚上我们就可以到家了,这意味着,四天三夜,我们终于没有在晚上被甩在冷风刺骨的高速公路上。

我们在这个特殊时期,既没有忍饥挨饿,又没有露宿街头,我们也算是众多流浪者中的万幸者。

自我隔离14天后,我走出家门,在栅栏围成的自家小院里,深深地吸了一口新鲜的空气,轻轻说一句:阿门!

2020-02-16 12:28:15 相关讨论(13)

全部评论(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