浮云游子 2020-10-14 00:23:43

2020年国庆湘西行之吉首

今年的中秋和国庆凑在了同一天,这是十九年一次的巧合,因此也便有了个八天的长假。上一次这样的重合是2001年,当时还在学校读书,研究生阶段很自由,也不在乎多一天的假期,下次则要到2039年,彼时业已退休,更无所谓能放多少天了,那今年这八天长假就显得弥足珍贵了。


不过八天却不是今年最长的假期,因为新冠疫情,春节延长到了元宵后,有些单位甚至更长。半年过去了,疫情虽然没有结束,国外如火如荼,国内已经见怪不怪了,餐饮早已恢复了热闹,影院也在国庆前正式复工,除了外出还需要看一下各地健康码,旅途中仍要戴上口罩,一切又回到了常态。


不过影响还是有的,专家时刻提醒着秋冬季会迎来新的爆发,成年人可以不在乎,学校都小心谨慎,对学生们的长假出行,虽未明令禁止,但还是提醒不要去疫情敏感地区。可我已然按捺不住,借着去长沙看望岳父母的名义,抽了假期中间的几天时间,开着老丈人的车去湘西自驾了一圈,这一趟旅行既没出湖南省,又没有坐公共交通,算是遵守学校号召打了个擦边球吧。


2020年国庆湘西行之吉首-德夯大峡谷

2020年国庆湘西行之吉首-德夯大峡谷

2020年国庆湘西行之吉首-德夯大峡谷

行程定的很随意,在回长沙的高铁上,百度了湘西的几个景点,连成一条路线,规划了几个晚上的住宿,迅速定好酒店,这就算是做完攻略了。假期第一天双节同庆,留在长沙陪着二老过节,感受下家国同庆的热闹与温馨,2号吃过午饭,就一路驱车奔向吉首。


2001年第一次来湖南的时候,乘绿皮火车经常德到张家界市,坐了七八个小时,这次开车擦过常德直达吉首,全程400公里高速仅五小时车程。湖南境内的高速公路已经四通八达,在湘西山地间架桥过隧,这“交通强国”的政策看来不是写在纸面上的口号。


2020年国庆湘西行之吉首-德夯大峡谷

2020年国庆湘西行之吉首-德夯大峡谷

2020年国庆湘西行之吉首-德夯大峡谷

吉首市是湘西土家族苗族自治州的州府所在地,用东部典型的行政区划概念来理解,是一个地级市的规模,而实际上却像个小巧干净整洁的县城。这倒并不是因为东西部地区的经济差异,在这里,吉首只是州府的所在地,他本身并没有和自治州的其他7个县有所高下,从经济和城市建设上来看,远不如旅游热点凤凰县。


吉首之前的名字叫乾城,源于有四千多年历史的乾州古城,我不知道这么富有历史韵味的名字为何要改成不知所谓的吉首,不过那座乾州古城还在,就在吉首市中心,成为我湘西之行的第一站。

2020年国庆湘西行之吉首-德夯大峡谷

2020年国庆湘西行之吉首-德夯大峡谷

2020年国庆湘西行之吉首-德夯大峡谷

晚饭后从古城南面拱极门进入,雨后的石板街映着古老屋檐下的大红灯笼,城门后的大街两旁商铺林立,这与东部地区的古城没太大区别。再往里走,渐渐冷清,游客也稀少了,两边的老房子关门落户,窗台上屋檐下晾晒着酱菜和衣服之类,俨然是寻常人家。


走不多远,一座高大的城楼,牌匾上书“三门开”,这就是乾州古城的北城楼。一般的城门门楼都是前后两道门,而这里有三座城楼三道城门,成了绝无仅有的古建筑绝品。


城楼外面一条大河流过,叫做万溶江,天色已晚,夜雨微凉,沿江走了一段,穿了几条灯火幽暗的小巷,回到了住宿的酒店。


2020年国庆湘西行之吉首-德夯大峡谷

2020年国庆湘西行之吉首-德夯大峡谷

2020年国庆湘西行之吉首-德夯大峡谷

10月3号一早从古城西北角的入口进入,景区安排了一位讲解,跟着她依次走过文庙、罗荣光故居、杨岳斌故居……、胡家塘等景点,听着一路介绍,终于对这座古城有了大概的了解。乾州自秦汉起就是周边区域的商埠码头,经济发达,明清时期成为苗疆的军事文化中心,人才辈出,尤以武将出名,如赴台抗法的陕甘总督杨岳斌、抗击八国联军保卫大沽口殉国的天津总兵罗荣光等,文庙曾是抗战沦陷期国立八中旧址,朱镕基夫人劳安女士在此就学。


现在古城内仍以当地居民为主,过着寻常日子,只有不到百分之五的外来人员在此经商,难怪昨晚闲逛时,大多数房子都黑灯瞎火。印象最深的是古城东南的胡家塘,布局与皖南宏村的月沼相似,但是水塘面积更大,且开满野荷,此时荷花已凋谢,只剩下高大的残荷布满池塘,高过人头。池塘周围是青砖黑瓦的民房,斑驳的墙面映衬着枯败的荷叶,一起记录着古城的历史。

2020年国庆湘西行之吉首-德夯大峡谷

2020年国庆湘西行之吉首-德夯大峡谷

2020年国庆湘西行之吉首-德夯大峡谷

离开乾州古城,驱车上包茂高速往西开二十多公里,就可到矮寨大桥,这是吉首旅游人气第一的景点,来之前岳父大人也着重推荐。可是天公不作美,高速上的雾越来越浓,部分路段能见度一二十米,一路驶来战战兢兢,在进入一个隧道前,蓦然看到山上有两个巨大的白色墩子,斜升出粗大的圆筒没入云雾深处,隧道不长,穿出后已在桥上,上下左右皆白茫茫一片,唯有一根根吊索挂在桥的两边,向上却看不到源头,感觉是从天而降,这就已经在矮寨大桥桥面上了。原来刚才看到的粗大圆筒就是主索,这些吊索都是悬在主索上,现在只感觉腾云驾雾,完全看不到大桥的身影。


毅然决定先去德夯苗寨,过桥最近的出口下高速进入厦成线国道,穿过无数发卡弯的山路,云雾中的矮寨大桥在头顶时隐时现,想着若晴日,蓝天下青山间一座红桥飞越千米,其景象应该无比壮观,而这次我无此眼福了。

2020年国庆湘西行之吉首-德夯大峡谷

2020年国庆湘西行之吉首-德夯大峡谷

2020年国庆湘西行之吉首-德夯大峡谷

盘山路走到底,就在山谷里穿行,这里山形壁立,和张家界的群峰相似,是武陵山区的典型地貌,此时这些峭立的山峰也都插入云中,不见其顶。不多远就到了德夯苗寨的寨门口,本以为大山深处的苗寨应该是破旧原始的,但明显这里的旅游已经开发的很成熟了。


门口有所谓的农文化体验区,新修的木屋内摆放些水车石碾犁耙之类,还有宽阔的游客广场,长假期间特意摆起了长龙宴,让游客体验苗家在节日欢庆的特殊宴席方式。


但此时不是饭点,尚未开席,我也看不到吃的是些什么东西。苗寨的房子大多数很新,刷了油亮的桐油,间或有几栋破旧的吊脚楼,在不起眼的角落和大山的高处,随着道路的畅通和旅游的普及,这些大山深处的苗民也都过的不错了。

2020年国庆湘西行之吉首-德夯大峡谷

2020年国庆湘西行之吉首-德夯大峡谷

2020年国庆湘西行之吉首-德夯大峡谷

苗寨房子临溪而建,沿着溪水往上,就是九龙溪峡谷,前半段修了路,有游览车可坐,省了不少脚程。然后继续溯溪而行,两岸依然是山高林密,但山路平坦,不算难行。走十分钟,拐过一个弯,突然看到一道几百米宽的石壁立在前方,一道轻柔的瀑布无声无息的从天而降,直落两百余米,瀑布上方被岩石分隔成几道岔流,底端又落在岩石上,依然分成几股汇入一汪碧绿的潭水中。当时游客稀少,雨丝和瀑布溅起的水汽被微风吹到身上,四周寂静仅闻一点轻微的水声,有一种如入仙境的幻觉,美的让人窒息。


女儿说,看到瀑布的第一眼觉得是仙女身上的白色轻纱,而这瀑布确实就叫流纱瀑布,被列入中国十大最美瀑布之一!我上上下下拍了一堆照片,却没有一张能拍出身临其境的震撼和感动……

2020年国庆湘西行之吉首-德夯大峡谷

2020年国庆湘西行之吉首-德夯大峡谷

2020年国庆湘西行之吉首-德夯大峡谷

德夯大峡谷另外还有一条玉泉门峡谷,终点是问天台,看网上照片,是一座山峰顶端一个十几平米的平整石台,站在台上,群山簇拥,四顾无余,顿生向天再借五百年的豪情,心向往之。回到苗寨往另外一个方向走,同样有游览车送到山脚下,却没有九龙溪峡谷那么轻松了,走过玉泉门的石碑,有个路牌指向前方写着问天台还有300米,心中一喜,加紧脚步冲上去,几个三百米过去,把一条溪水来来回回跨过几十次,还只在半山腰。心中开始沮丧,天色越来越晚,看着石阶向上漫无终点,妻女被远远甩在后面,想着还要在天黑前赶去矮寨大桥,而如此云雾即使上了问天台也看不到什么了,于是在一条瀑布前休息片刻就折返了。


没有登顶问天台,终有些遗憾。

2020年国庆湘西行之吉首-德夯大峡谷

2020年国庆湘西行之吉首-德夯大峡谷

2020年国庆湘西行之吉首-德夯大峡谷

其实从问天台另一端过去,可以直接到矮寨大桥的景区入口,可是我们的车在苗寨入口处,开车却要绕过十几里曲曲折折的山路,翻山越岭才能到达,此时云雾越来越浓,天色也暗了,我们进入景区,矮寨大桥巨大的桥墩就在身边,也需费力的睁大眼睛才能隐约看到。不过这景区并不是远观大桥全貌,而是深入大桥腹地近距离的感受大桥建设环境的艰险和壮观。桥面之下有行人通道,随大桥横跨峡谷,走在空中,可以看到桥下的农田村镇,以及刚才经过的盘山公路,只是这些一半靠云雾暂歇的朦胧显现,一半靠自己的想象了。矮寨大桥有四个世界第一,但都是工程建设的技术应用,岳父是学土木的,因此对这里特别推崇,而大多数人看过这些第一,也记不住,且难有感触。走在桥下,身临其境,看着鲜红的钢结构材料纵横交接,组成整齐又错落的线条,想起刚才从桥上开车经过时天外飞仙般的吊索,不得不感叹这矮寨大桥的雄奇和壮丽!

2020年国庆湘西行之吉首-德夯大峡谷

2020年国庆湘西行之吉首-德夯大峡谷

2020年国庆湘西行之吉首-德夯大峡谷


在桥上慢慢走着,天也完全黑了,经过桥面的车灯亮起,穿梭在大桥两端,一盏盏明亮的雾灯穿透暮色浓雾,断断续续的连成一条直线,勾画出大桥的线条,反而比白天能看到的桥面延伸的更远。我们驱车再次从桥上经过,成为断断续续灯火组成的长桥中的一环,穿过阵阵团雾,驶向凤凰。

全部评论(2